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623.第623章 黑光剑之威

623.第623章 黑光剑之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赤峰非常淡然,哪怕陈阳说他是畜生,他也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他瞄了眼陈阳,把右手抬起,晃了晃包扎起来的食指,冷笑道:“你以为伤了我的手指,就代表你很强吗?你顶多也就是刚刚进阶抱元,正面作战,你不是我的对手!”

    “是不是,你试试就知道了。”

    陈阳不再多说,左手握住血阳剑,挥剑就朝赤峰斩了上去。

    “哼!”

    赤峰冷哼一声,从腰间摸出一根铁锏,朝陈阳的血阳剑挡了过来。

    铛。

    血阳剑与铁锏相撞,溅射出一点火星。

    赤峰的速度很快,而且一出手似乎就动用了全力,他并不想给陈阳喘息的机会。

    剑刃与铁锏接触的刹那,陈阳只觉一股巨力传来,震得手臂发麻。

    赤峰得意道:“哈哈哈,你也不过如此!”

    “是吗?”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右手铮地又拔出了一把剑,拦腰朝着赤峰斩杀过去。

    “哼,一把破剑,以为能对付……啊!”

    赤峰本想嘲讽一句,可他面色顿时就变了,眼神中充满了惊讶恐惧的神色。

    陈阳拔的剑,是把断剑,正是那把黑光剑。

    黑光剑一出,一道黑色剑气,如匹练般,朝着赤峰轰杀而去。

    危机感在赤峰心底蔓延,他自知这一剑绝对挡不过,可却已经无处可躲,只能挥动手中的铁锏挡去。

    黑色剑气肆掠而过,铁锏直接被绞成了渣滓。

    “怎么可能,这是什么东……”

    赤峰惊呼失声,可他话没说完,黑色剑气劈在了他身上。

    砰,他整个人被轰碎,爆出漫天血雾,溅射开来,将整个屋子都染成了红色,仿佛下了一场血雨。

    而赤峰的身体,完全消失不见,连一块完整的肉都不剩了。

    面对黑光剑,他不堪一击,被轰得粉碎。

    “这么强!”

    陈阳惊呼一声,黑光剑的威力超过了他的想象。

    之前他在海底试验过,黑光剑的确可以击碎巨石,可没想到黑光剑一出,竟然能秒杀抱元高手,而且轰杀得连渣也不剩。

    这威力,也是没谁了。

    “浩澜真人果然说得没错,这黑光剑当真是神兵利器。”

    陈阳把黑光剑收起来,知道这是自己的依仗,以后只要不遇到道典中记载的先天境界高手,抱元之内,他凭借此剑,应该没有敌手了。

    “可惜了,本来打算先不杀他,审问一下圣府的情况,没想到直接杀死了。”

    陈阳摇了摇头,对着刘伟老婆女儿的尸体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他身上沾满了鲜血,清理了一下之后,他给警局打电话报了警,然后又给曹魁打了过去。

    以前他都是找东方成,现在东方成退休,他只能联系炎黄殿的曹魁。

    不过曹魁面子更大,事情处理起来更方便。

    电话拨通,陈阳直奔主题:“我在新加坡杀了人,那人把一对母女俩先奸`后杀,我就把他杀了。这事你给新加坡方面交涉一下,省得他们找我麻烦。”

    “我让人联系新加坡官方,就说你是华夏秘密警察,是去抓捕犯人的。”

    “可以,谢了。”

    陈阳道了声谢,挂断了电话。

    他回头望了眼于贤街48号门牌,沉默片刻,这才离去。

    圣府的行事方法,让他非常不爽,这个组织显然是没有善恶观念,完全是为了一己私欲。

    而且,他们杀人不眨眼。

    难以想象,等这个组织真的做大,到了华夏作乱的时候,不知道会死多少无辜的人。

    突然,陈阳有种想要剿灭这个组织的冲动。

    “算了,我又不是圣人,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炎黄殿去做,我顾好自己的小家就行了。”

    摇了摇头,陈阳不再多想。

    一天后,陈阳回到了东安。

    回来的第一件事,他就是打造了一个剑鞘,用来放黑光剑。

    黑光剑是宝贝,不能轻易示人。

    只要稍有贪念之人,必将对此物产生想法。

    陈阳现在有能力秒杀抱元,可万一对方来了十个人,那又如何?

    更何况,他无法确定,地球上有没有先天境的人。

    所以,一切小心为妙。

    这一日,陈阳正在屋里修炼,苏子宁敲门道:“陈阳,外面有位老先生找你。”

    “老先生?”

    陈阳出门一看,发现来者是曹魁。

    “老曹,你怎么来了?”

    陈阳笑了笑,朝着四合院外面走去。

    他知道曹魁不打电话,亲自赶来,肯定是有什么要事。

    曹魁见陈阳往外走,他皱了下眉头:“不请我进去坐坐?”

    陈阳笑道:“不好意思,我的生活,不希望被人打扰。”

    他帮过曹魁,曹魁也帮过他,不过他始终没有把曹魁当朋友,此人办事,似乎更重制度和目的性,并不太讲个人情感。

    而陈阳,偏偏是个最在意情感的人。

    所以,他和曹魁走不到一块去。

    曹魁也没硬要进四合院,跟着陈阳走出了胡同,两人在胡同口聊了起来。

    陈阳直言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就说吧。”

    曹魁道:“新加坡警方调查之后,发现于贤街48号有三个人的DNA,其中两份DNA属于那母女俩,另外一个人的DNA,的确是华夏的逃犯。”

    “然后呢?”陈阳知道曹魁话没说完。

    曹魁接着道;“那名逃犯的名字,叫做赤锋,是个变态强`奸犯,侮辱女性之后,往往会伤害女性的身体,然后将女性致死。总而言之,这人就是个无恶不作的恶棍。”

    陈阳不耐烦道:“说重点行不行?”

    曹魁面露凝重之色:“赤锋是炼真高手,当年炎黄殿派人出手,也没能将他拿下,被他逃到了国外。而根据我们最新的消息,此人和圣府似乎有联系。”

    “套我话呢?”

    陈阳笑了声,曹魁不直说,偏偏拐弯抹角,他非常不爽。

    说白了,曹魁就是想要问,陈阳为什么会在新加坡遇到赤峰,然后杀了赤峰。

    他认为,陈阳有所隐瞒。

    曹魁正色道:“陈阳,虽然你不是炎黄殿或者龙庭的人,但你是一名华夏人,你有义务为华夏官方提供情报。”

    “不好意思,我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