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6章 间接**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上官芸急促地呼吸了好几下,这才缓过劲来。

    虽然她是抱元巅峰,但毕竟是人类,必须要呼吸。

    闭气二十分钟就已经是她的极限,刚才差不多闭气快半个小时,完全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

    此刻她缺氧的大脑,平静了下来,这才想起,自己嘴里含着陈阳用过的的呼吸管。

    甚至刚才,她还感觉到上面有陈阳的唾液。

    这岂止是间接接吻,简直就是间接***了。

    顿时,上官芸的面色刷的就红了,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看向陈阳的目光中充满了羞怯,连忙把头低下,不敢直视陈阳的目光。

    其他人也看出了上官芸的异样,但大家都当做没看见,把目光转向岸边的墨鳞蟒,免得上官芸尴尬。

    “陈阳这个混蛋,竟然让上官师妹含住他的管子。”

    陆天歌看着陈阳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

    虽然四门会武上他被陈阳完虐,但他依旧对上官芸拥有一种变态的欲望,认为这是属于他的女人。

    他毫不怀疑,如果是自己的面罩给上官芸,上官芸绝不会和他共用呼吸管。

    这让陆天歌的心理,非常不平衡。

    ……

    陈阳把呼吸面罩交给上官芸后,又是半个小时过去,岸上的墨鳞蟒,还没有离去。

    陈阳闭气的时间比上官芸长了很多,但他也受不了,面色憋得通红。

    他不会让上官芸受罪,所以他并没有开口讨要水下面罩,只是在心里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就好了,那些墨鳞蟒马上会离开。

    可是上官芸看到陈阳憋气的样子,她却是心疼起来,取下面罩递给陈阳,示意陈阳使用。

    陈阳犹豫了下,接过面罩,含住了里面的呼吸管。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憋得有些发疼的肺部,顿时就缓了过来。

    紧接着,淡淡的甜味从呼吸管传来,上面沾染着一些上官芸的唾液,没想到竟然有些甜。

    陈阳忍不住舔了一下呼吸管,那种甜甜的感觉更明显了,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人类的唾液,是甜的吗?

    幸好这一幕,他背对着其他人,否则的话,肯定会被当成变态。

    不过上官芸正好在她旁边,却是惊得身体一颤,暗道:“陈阳,他……他在干什么,竟然舔我的唾液!”

    陈阳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上官芸惊恐的表情。

    他这才发现,自己贸然的行为,被上官芸给看见了。

    他尴尬一笑,对上官芸做了个不好意思的表情。

    上官芸讪笑了下,对陈阳摆了摆手,示意没关系。

    可是她心里,却紧张得不得了。

    仿佛是自己的舌头,被陈阳给舔了似的,浑身发麻。

    又过了一会,岸边的墨鳞蟒还没离开,陈阳把面罩递给了上官芸。

    上官芸犹豫了下,接过来,含住了沾着唾液的呼吸管。

    就这样,两人互相交换,不断地间接*******过了三个多小时,就在陈阳打算把面罩递给上官芸的时候,陆天歌终于忍不住,沉声道:“陈阳,你的氧气反应试剂快没了,让上官师妹用其他人的吧。”

    其他人,除了谷茗谣之外,都是男人。

    显然,只能让谷茗谣和上官芸共用。

    听到陆天歌的话,上官芸脸上露出羞怯之色,这才想起,自己明明可以用谷茗谣的,却偏偏选择了陈阳,其实是自己心里希望如此。

    而且过了三个多小时,她不仅没觉得恶心,反而感觉有些……窃喜!

    如此一想,上官芸心脏更是扑通直跳。

    不过当着X小队的成员,她只能看向了身后的谷茗谣。

    谁知谷茗谣看穿了陆天歌的嫉妒,摆了摆手,一脸惊恐的表情,通过面罩中的对讲机,道:“不行,我憋气功夫不到家,和上官姐姐共用的话,我会死的。”

    听到这话,众人一阵无语。

    既然如此,那没办法,上官芸只能继续和陈阳共用。

    对于这个结果,上官芸心里一阵高兴。

    不过她表面上,却还是一副冷静的表情,接过了陈阳递过来的面罩,含住了呼吸管。

    陆天歌目光眯缝了下,瞥了眼谷茗谣,心头暗道:“这个丫头,摆明了和我作对。哼,现在让你嘚瑟,老子早晚把你和上官芸一起,按在胯下,让你们吃老子的管子。”

    ……

    过了两个多小时,岸边的墨鳞蟒渐渐离去,众人松了口气,浮出了水面。

    林均取下面罩,问道:“陈阳,你怎么知道墨鳞蟒的?”

    其他人也都看向陈阳,眼里充满疑惑。

    陈阳道:“以前捡了本书,里面有一些异兽的记载,提到过墨鳞蟒。我本以为是虚构,谁知道是真的。”

    对于陈阳的这个回答,大家是半信半疑。

    不过总算是平稳度过了一劫,不然真和墨鳞蟒打起来,就算获胜,也必然闹出很大的动静。

    到时候招惹来原住民以及更强大的异兽,甚至是吸引了外国人来,麻烦就大了。

    虽然在水下泡了两个小时,但相比于战斗和未知的危险,却是轻松了不知道多少倍。

    谷蛮走到陈阳跟前,郑重道:“队长,我谷蛮服你。”

    谷猛道:“谷猛也服你。”

    林均和林响也纷纷表态,此行他们会听从陈阳的指示。

    叶子、大头和小北,他们早就和陈阳是兄弟,也就不用表态,肯定和陈阳是同一阵线的。

    见此,陆天歌阴阳怪气道:“他不过是运气好,知道那是墨鳞蟒罢了,你们何必如此拍他的马屁。”

    “陆天歌,你说我谷蛮拍谁的马屁?”

    “天歌,你这话过分了,是看不起我林均吗?”

    一听陆天歌的话,众人皆是大怒。

    陈阳也是有些不耐烦,面色一冷,沉声道:“陆天歌,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你再挑起内讧,我会杀了你。”

    说完,陈阳对其他人道:“走吧,先找个地方生火,把身上的衣服烤干。”

    大家也懒得理会陆天歌,跟上了陈阳。

    上官芸始终和陆天歌是师兄妹,不忍心陆天歌难堪,上前道:“走吧,陆师兄。”

    陆天歌见上官芸关心自己,面色缓和下来,道:“上官师妹,你可别被陈阳给骗了,他不是好人。”

    一听这话,上官芸顿时就不乐意了,板着脸道:“陆师兄,我不准你说陈阳的坏话。”

    说完,就连上官芸也不理会陆天歌,跟上了其他人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