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202章 包在我身上(5更)

第1202章 包在我身上(5更)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周秀娜反应激烈,周坤正停下脚步,看向周秀娜,问道:“秀娜,你知道小黄鸭?”

    周秀娜没有理会周坤正,直接扑过去,抓住下人的双臂,摇晃着,激动道:“谁说小黄鸭,你快带我去见他。”

    下人一脸懵逼的表情,求助地看向周坤正。

    周坤正虽然没弄明白小黄鸭是怎么回事,但他看出来,这个词对女儿的影响很大。

    他立刻对下人道:“赶紧带我们去见那位访客。”

    “是。”

    下人应了声,领着周坤正和周秀娜,朝着周府外走去。

    其他几位周府的高层,互相看了眼,也都对那位访客充满好奇,跟着一起走出去,想要看看这位只说了三个字,就能让周秀娜反应激烈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众人到了周府外,只见一名身着黑袍、戴着面具的男子,站在门口,看不出底细来。

    周坤正沉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不要装神弄鬼。”

    “父亲,你别嚷嚷。”

    周秀娜白了眼周坤正,令周坤正一阵尴尬。

    周坤正本就疼爱周秀娜,而且今天女儿有恢复正常的迹象,所以他并没有发火。

    周秀娜朝着黑袍人走过去,行了一礼,正色道:“这位先生,请问你怎么知道小黄鸭的事情。”

    “因为小黄鸭,是你送给我的。”

    一道低沉的男声,从面具下传来,带着几分电子的感觉,显然是使用了变声器。

    虽然声音变了,但那句话,让周秀娜确认了眼前之人的身份。

    她脸上露出欣喜的笑意,喊道:“你是……”

    一个陈字差点喊出口,但见陈阳隐藏身份,周秀娜赶紧闭嘴,喜滋滋地望着陈阳,高兴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本以为陈阳已经死了,此刻人却站在面前,那种感觉,简直跟做梦一样。

    如果真的是做梦,她希望这个梦,能够一直做下去,自己永远也不要醒来。

    陈阳见周秀娜失神,笑道;“走吧,里面谈。”

    “到我房间来。”

    周秀娜回过神来,对陈阳招了招手,欢呼雀跃地朝着周府里跑去。

    “大家好。”

    陈阳给周家其他人打了声招呼,跟着周秀娜进了周府。

    看着两人的背影,周家众人都是一阵无语。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人连面具都没揭下来,只是一句小黄鸭,居然让周秀娜这么高兴?

    “哈哈哈,不管他是谁,至少秀娜振作起来了。”

    周坤正高兴地大笑起来,对下人吩咐道:“今晚摆酒,周府的核心成员,都来参加。”

    “是,老爷。”

    下人应了声,立刻去张罗晚上的宴席。

    陈阳进了周秀娜的闺房,房间里的陈设都很有女孩子的气息,还飘散着淡淡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

    坐下后,周秀娜望着陈阳,微笑道:“陈阳,你现在可以把面具摘下来了,这里不会有别人。”

    陈阳取下面具,道:“秀娜,对不起,让你伤心了。”

    周秀娜摆了摆手:“不,我很开心。不过,你不准说我送你的荷包,上面绣的是小黄鸭,那是鸳鸯。”

    陈阳耸了耸肩,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吧,鸳鸯。”

    周秀娜笑了笑,随即脸上却露出郁闷之色,道:“可惜了,你跌落岩浆,那个荷包,肯定被融化了。”

    “你看看这是什么?”

    陈阳从纳戒中取出荷包,摊开掌心,把手伸到了周秀娜的面前。

    周秀娜看着那个绣了古怪鸳鸯的荷包,惊喜道:“啊,荷包居然还在,你不是跌入岩浆了吗?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活着?”

    “我的确落入岩浆,但不是和外国修者战斗,而是另有隐情,厉宇豪和楚宁珊联手……”

    陈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给周秀娜讲了一遍。

    听完后,周秀娜沉默了好一会,皱眉道:“我还记得,当时游艇刚刚靠岸,章鱼妖兽爬上船来,从我背后偷袭,是楚宁珊出手相救。我本以为她是侠女,却没想到,她居然是这种心肠歹毒之人。她的伪装,也真是厉害,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抢夺你的断剑,居然和厉宇豪设下计谋,将你引下去击杀,心思太深沉了。”

    陈阳道:“不过,我也要感谢她,因为他们的联手攻击,我被火山下的灵火卷入火海,最终因祸得福,收服了灵火。”

    说着,陈阳张开手掌,给周秀娜展示了下紫冥炎。

    “灵火,好漂亮!”

    看着紫色的火焰,周秀娜惊呼道。

    陈阳道:“这是紫冥炎,威力相当强大,绝非一般的地火可以相提并论。”

    说完,他手掌一握,紫冥炎消散不见。

    “真没想到,你居然收服了灵火,太棒了。”

    周秀娜面露喜色,沉默了下,道:“陈阳,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陈阳道:“当然没问题。”

    周秀娜面色凝重道:“是这样的,我父亲年轻的时候,与人战斗,背部脊柱受到了伤害,现在时常疼痛,已经达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如果继续下去,他很可能会因此丧命。”

    闻言,陈阳正色道:“娜娜,你是想让我给伯父治病?”

    周秀娜摇了摇头:“不是,治病的方法,我父亲已经找到了,但是现在还缺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灵火。”

    “什么意思?”陈阳不解道。

    周秀娜道:“父亲为了压制伤痛,常年服药,俗话说是药三分毒,现在毒素全部积累在他的背部脊柱中,不仅要治好骨骼的损伤,还要引出脊柱中的毒素。而这个过程,需要用到灵火。”

    “整个桃源,只有黄家和禾家有地火,虽然不是高阶的灵火,但也足够治好父亲的伤势。以往周家和黄家对立,我父亲拉不下脸来去求黄家。现在禾家失势,父亲之前没有借给他们修炼资源,他们原本答应借地火给父亲一用,但却反悔了。”

    “所以现在,我父亲虽拥有治疗之法,却无法实施。他的情况已经很糟糕,脊柱积累的毒素,影响了他的神经传递,前些日子出现了无法自如行动的情况,必须尽快治疗才行。如果你能借紫冥炎一用,我父亲的病,就能治愈了。”

    说到这里,周秀娜脸上露出渴求之色。

    陈阳笑道:“娜娜,你放心,你父亲的病,就包在我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