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386章 我看见就害怕

第1386章 我看见就害怕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退。 ”

    郦衡舟大喊一声,自问不是黑鳞蟒的对手,他身形一动,哪里还管别人,腾空而起,朝着天空飞去。

    他却不料,黑鳞蟒认为他境界最高,气机已是死死地锁定了他,见他腾空,嗖的便追了上去。

    虽然黑鳞蟒不能飞行,但度却极快,瞬息便拦住了郦衡舟。

    它巨大的身躯,将这片空间封锁,根本不给郦衡舟飞高的机会。

    只要郦衡舟稍稍一动,蛇尾便轰然砸下来,他又不得不落回地面,闪避攻击。

    “这黑蛇不好对付啊。”

    郦衡舟面色凝重,刷的取出了腰间佩剑,朝着黑鳞蟒攻去。

    “阴煞风痕。”

    他一出手就使出了神通,体内黑色的真气释放,一道充满阴厉气息的剑气,猛然朝着黑鳞蟒斩杀而去。

    黑鳞蟒仿若没看到剑气,吟的一声,吐出墨黑的蛇信,朝着郦衡舟咬下去。

    “找死!”

    郦衡舟冷喝一声,以为自己这一剑,怎么着,也得给黑鳞蟒造成点伤害。

    他手中挥剑,猛冲而上,想要乘胜追击。

    可他却不料,轰一声,剑气斩在黑鳞蟒的头部,声势颇为好大,可只是在鳞甲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连血液也没流出一点。

    “好强的防御!”

    郦衡舟面色大变,哪里还敢朝黑鳞蟒张开的大嘴冲上去,立刻掉转方向,急闪避。

    虽然剑气没能伤到黑鳞蟒,但也令其冲击度降低。

    郦衡舟堪堪躲过攻击,砰轰一声,黑鳞蟒脑袋撞在地面,犹如犁地,将地面直接翻了起来,飞沙走石,一片狼藉。

    “看来只有等冷痕来,才能与之一战。”

    见黑鳞蟒如此凶悍,郦衡舟心生退意,心想趁其一击落空,赶紧腾空飞走。

    可他刚刚飞起,黑鳞蟒的蛇尾,从上往下,嗖的便朝他抽了过来,度之快,犹如挥动的长鞭。

    只见黑影闪过,啪的一声,郦衡舟被狠狠的击中,化为一道影子,轰隆撞击在地面上。

    烟尘腾起,看不见郦衡舟的身影。

    黑鳞蟒却是没放过优势,身子一卷,已是朝滚滚烟尘中席卷而去,想要把郦衡舟直接卷在身体中,将其挤压而死。

    “喝!”

    郦衡舟大喝一声,从黑鳞蟒身子缝隙间,窜了出来,堪堪躲过一劫。

    一时间,一人一蛇,打得十分激烈,郦衡舟陷入苦战。

    “大家快躲起来,看样子,只有郦师傅,才能解决这只大怪物。”

    陈阳一脸认真地对褚良喻、桂东河、孟祎三人道,然后拉了把褚良喻,直接退到了山坳边缘,站在树下看戏。

    桂东河看了眼战局,面色难看,不知该如何应对。

    孟祎紧张地抓着他的手,焦急道:“东河,你快去帮郦师傅,郦师傅好像打不过这条大蛇啊。”

    他打不过,难道我打得过?

    桂东河一阵郁闷,眼看战局朝自己这边扩散,他赶紧朝陈阳这边跑去,对孟祎道:“快躲起来,我们帮不上忙。”

    孟祎跟上来,身后出哗啦的响声。

    她回头一看,只见郦衡舟被黑鳞蟒一蛇尾抽下了深潭,一人一蛇正在潭水之中争斗,郦衡舟已经呈现出明显的颓势。

    孟祎本以为,什么蛟龙妖兽,在郦衡舟这等飞天仙人的手中,不过轻而易举就能斩杀。

    她却没料到,此刻居然会是这样的局面。

    照这样下去,郦衡舟可就完蛋了。

    突然,她现自己之前在森林中,对郦衡舟的投资,非常的不划算。

    要知道,她可是连从没奉献过的嘴巴,也交了出去。

    可若是郦衡舟死在这里,她的成仙梦,就泡汤了。

    她眉头一皱,对桂东河道:“怎么办,如果郦师傅打不过这怪物,那怪物岂不是会把我们都吃掉?”

    桂东河没理会孟祎,面色凝重,哪里知道该怎么办。

    孟祎拉住桂东河的手,低声道:“东河哥,要不,我们先走吧。留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让郦师傅分心。”

    听到这话,桂东河怒道:“你这贱人,居然想跑!”

    啪。

    他一耳光抽在孟祎的脸上,直接把孟祎抽得天旋地转,脑袋晕。

    孟祎摸了下火辣辣的脸蛋,双目一瞪,就要火。

    可一想到眼前之人是桂东河,她赶紧收起怒火,眼中露出柔情,拉着桂东河的手,道:“东河,我……我不是要跑,我只是……”

    “哼,别废话,你等着,马上我师叔就会来,师父和师叔联手,这条大蛇,绝不是对手。”

    桂东河双拳握紧,此时也是十分紧张,但却期待着冷痕的出现。

    “原来,还有师叔要来呀。”

    这时,陈阳笑了笑,指着深潭中的战斗,道:“不过,小桂子,你师父好像等不到你师叔了。”

    闻言,桂东河和孟祎连忙朝着深潭看去,只见郦衡舟手中的剑被打飞,插入了深潭旁边的草地,此刻他赤手空拳,却是劣势更明显,身上鲜血淋漓,已经露出了溃败之势。

    “陈阳,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还不快快出手。不然的话,这妖兽杀了我之后,就会杀你。”

    突然,大喊从郦衡舟的口中出。

    他实在打不过黑鳞蟒,终于忍不住,向陈阳求救。

    虽然他不知陈阳实力深浅,但陈阳怎么说,也斩杀了厉宇豪,此刻绝对能帮得上忙。

    听到这话,桂东河也想起来,旁边还有个陈阳。

    他转过头来,厚着脸皮,对陈阳道:“陈……陈先生,你再不出手,我们可能全都会死在这里。”

    见此,孟祎顿时就懵了。

    这个年轻人,不是靠着那臭道士的保护,所以才嚣张的吗?

    为什么此刻面对凶悍的妖兽,他们却向这个年轻人求救,难道他才是真正的高手?

    一时间,孟祎望着陈阳,眼中满是惊疑之色。

    “郦师傅,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是这只妖兽的对手。你看它牙齿那么大,我看见就害怕。”

    陈阳朝着郦衡舟喊道,没有动手的意思。

    闻言,孟祎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暗道:“果然是个胆小鬼,我差点还真以为你是什么高手。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