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3168章 好嚣张

第3168章 好嚣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怎么回事,严康为何拦下他们?”

    “咦,那不是易家三少爷易明知吗?”

    “看来,你们还不知道,其中叫陈阳的青年,就在今天上午,把刚刚返航的严鼎给杀了。”

    “什么,严家二公子严鼎被杀了?”

    一时间,街上的行人热闹了起来,大部分人都没看到港口发生的事情,对此十分好奇。

    有亲眼目睹之人,把事情经过讲了之后,行人更是沸腾了。

    这才知道,港口竟然发生了那样的大事。

    他们看向陈阳,觉得陈阳的战力,简直是不可思议。

    而且,杀了严鼎之后,居然还敢进入云帆岛,这胆子,却不是一般的大。

    不过,他的行为,也可以说是,有些莽撞。

    毕竟严家作为云帆岛三大家族之一,势力强大,若是要对付你一个凝魄中期,你实力再强,也是不可能战胜的。

    就在这时,严康看向陈阳,冷声问道:“你就是陈阳?”

    陈阳眼中闪过冷色,懒得废话,直接说道:“滚开,我要离开云帆岛,若是敢挡道,别怪我杀人。”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一愣。

    明明是陈阳被围了,他却比严康还狠,这剧本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严康好歹是凝魄巅峰修者,在整个云帆岛上,境界仅次于三大家族的家主,以及乱星联盟的驻岛使者。

    至于实力,他严康也觉得,自己在云帆岛能稳稳排进前三十。

    可是,现在一个凝魄中期的小子,居然敢直接叫他滚,还说要杀了他,他岂能容忍。

    “小子,你找死吗?”

    严康怒吼一声,狂暴的真元释放出来,顿时整条街都被他的真元威压笼罩,所有人都压迫得喘不过气。

    街上的行人,开始后退,纷纷撤出了这条街道,在远处观看。

    万一待会打起来,他们可不想被误伤。

    不过,另有一些实力较强、胆子也大的人,跳上屋顶,居高临下,等着看好戏。

    “严康,你想干什么,难道你要杀了我吗?”

    这时,易明知大喊一声道。

    严康瞥了眼易明知,哪里不知易明知的意思,这是想威胁他,让他投鼠忌器。

    不过,严康并未退避,冷声道:“易明知,别以为你是易家主的儿子,我就不敢动你。你立刻让开,否则,待会误伤了你,可怪不了我。”

    见对方不给面子,易明知面色略显难看,眼珠一转,对陈阳低声道:“陈兄,我来拦住他们,你和杨小姐赶紧逃。”

    “呃……”

    见易明知如临大敌,陈阳一阵无语。

    他也不回答易明知的话,淡然对杨雪薇道:“雪薇,你把明知带到旁边,我把这几个人杀了,我们再走。”

    “哗!”

    全场一片哗然,都被陈阳的话给震惊了。

    “咯咯,这个人好嚣张呀。”

    突然,一道雀跃的声音,在街道的另一头响起。

    众人看去,只见一名女子,在几名婢女的簇拥之下出现。

    这女子二十来岁,白皙的脸蛋,嫩的仿佛要挤出水来,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正盯着陈阳,眼神中充满了好奇之色。

    她穿着一身长裙,身材姣好,惹人侧目。

    “是袁家六小姐袁小蝶。”

    人群中,有人低声道。

    袁小蝶一脸笑嘻嘻的样子,拉过一名路人,问道:“这是怎么回事?那人是谁?他怎么那么嚣张啊?”

    路人连忙把事情经过讲解了一下,袁小蝶听完后,竟是拍手叫好:“严鼎被杀了,哈哈,杀得好。”

    说完这句话,她这才自知失言,连忙捂住了嘴巴,讪笑了下,掩饰自己的尴尬。

    她看向陈阳,嘀咕道:“凝魄中期,就能击杀凝魄后期的严川,难怪他这么嚣张。不过,对上严康的话,他还不是对手。”

    说着,袁小蝶朝着陈阳走过来,道:“喂,叫陈阳的,你这么厉害,要不,你做我师傅吧?”

    原本气氛严峻,岂料突然跑出个袁小蝶,还要让陈阳做他师傅,却是让严康的气场顿时就崩了。

    他皱了下眉头,陈阳和易家的关系还没撇清,现在如果袁小蝶插手,再加上个袁家,事情就更麻烦了。

    严康看向袁小蝶,冷声道:“袁小姐,此人是我严家仇人,你最好是立刻让开,不要多管闲事。”

    袁小蝶吐了吐舌头,并未回应严康,对陈阳挤了挤眼睛,道:“怎么样,做我师傅,教我修炼,好不好?”

    说完,她低声道:“你做了我师傅,严康就不敢杀你了。等我回去,我求求父亲,让他帮你出头。”

    陈阳只觉好笑,对袁小蝶拱手道:“姑娘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我暂时没打算收徒。”

    见对方拒绝自己,袁小蝶气得一跺脚,没好气道:“想做我师傅的人不知道多少,你怎么就不识趣呢?”

    陈阳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真没打算收徒。”

    “你……”

    袁小蝶气得直哼哼,心说我好心帮你,你怎么就那么不识好歹?

    “自大狂,不管你了,被严家打死才好。”

    袁小蝶没好气地说了句,转身便朝着街头另一边走去,随即却又嘀咕道:“打死也不好,就打伤,最好是小伤就行。”

    听到这话,陈阳哑然失笑,这姑娘倒是有些意思。

    见袁小蝶离开,严康却是放下心来。

    如果袁小蝶不走,他虽然不惧,当却要分出个人,把袁小蝶弄走才行。

    严康看向陈阳,冷声道:“陈阳,随我去严府走一趟,如果你运气好,说不定还能活命。”

    陈阳笑道:“我若是不去了?”

    “不去,现在我就杀了你。”严康语气平静,但却充满了杀意。

    “看来,只能动手了。”

    陈阳嘟哝了句,朝着严康后面街道喊道:“喂,那边的朋友,麻烦你们都让一下,待会我可能会攻击到那边,大家小心点。”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

    他们还从未见过谁打架之前,还给围观之人提醒的。

    严康见这种时候,陈阳还敢提醒围观人群躲开,这完全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气得他咬牙切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