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5章 张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阳把田连亭废掉了修为,关在纳戒中,然后对田庚昇道:“田兄,看来赵钺那孙子是拿田步洐前辈的病没办法,你尽快安排我诊治田步洐前辈。”

    田庚昇皱眉道:“现在田连亭失踪,田候肯定会怀疑我,我想要见到爷爷,只怕不容易。”

    陈阳道:“那就偷偷去见,或者想办法把你爷爷弄走,如果要治疗,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

    “弄走!”

    田庚昇目光一亮,觉得可行。

    但他随即却摇头道:“田家守卫森严,爷爷的身旁更有他的亲信侍卫张老,我们要想把爷爷带走,是万万不可能的。”

    陈阳思索了下,道:“总之你带我去见田步洐前辈,我自有办法,可以争取足够的时间来诊治他。”

    “好。”

    田庚昇重重地点了点头,立刻带陈阳、米荔离开了酒楼,返回田家。

    途中,田庚昇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对陈阳问道:“陈丹师,是不是有人在暗中保护你,刚才那从虚空中出现的掌影好厉害。”

    “咯咯咯。”

    闻言,米荔笑了起来,见陈阳并未劝阻,她便开口道:“田兄,其实刚才是陈阳出手。”

    “什么?”田庚昇大吃一惊,盯着陈阳,咋舌道:“陈丹师竟……竟然能秒杀一星四重的修者!”

    米荔挽着陈阳的胳膊,得意一笑,道:“田兄,随着你对陈阳的了解,还有很多你会惊讶的事情。”

    田庚昇面露喜色,心想陈阳如此厉害,救治爷爷的希望就更大了。

    不一会,三人到了田家,但却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从后面的高大围墙飞入。

    田庚昇对田家非常了解,一路赶往田步洐的住处,都是走的林中小道,绕过了人多的地方。

    接近田步洐的住处,这里果然如田庚昇所言,守卫森严。

    因为今日赵钺说田步洐无药可救,田家之人各怀心思,都聚到了田步洐的床头前。

    此刻虽然没有围在病房之中,但门外几十名田家的核心成员,正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时而听见大声的争吵,然后又安静下来,喋喋不休。

    听他们的言语中,似乎已是在谈论,若是田步洐归天,田家的一切家业,该如何分配。

    “庚昇少爷。”

    就在陈阳三人,偷听田家之人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三人的身后传来。

    陈阳已是把神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竟然没有感应到此人的存在。

    他心头咯噔一跳,当即便欲出手朝着放在攻去,却只见田庚昇转身行礼道:“张老。”

    原来,那从后面出现的人,就是田步洐的亲信侍卫张老。

    陈阳已经听田庚昇说过,张老是一星八重的境界,虽然正面战力不如田步洐,但却擅长隐匿和暗杀。

    刚才陈阳没发现张老,若是张老要杀他,他已经死了。

    张老没出手,至少证明张老没有恶意。

    而且听田庚昇说,张老对他还不错。

    “庚昇少爷,你想要看望老爷,为何还躲躲闪闪的。”

    张老身着一袭灰色长衫,长的是面颊消瘦,给人十分阴沉的感觉,但语气却是十分和蔼可亲。

    田庚昇道:“张老,我身边这位是陈丹师,他曾经治愈了连药王也没办法的一个将死之人,就是他身旁这位米荔小姐。

    陈丹师丹道造诣很高,不远万里而来,便是希望能帮忙救治爷爷。

    可现在田家情况复杂,我白天就被大伯赶出去,若是现在带陈丹师现身,只怕连爷爷的面也见不到。”

    闻言,长老抬头,目光穿过树林,落在那帮田家之人的身上,冷声道:“这帮混蛋,以为老爷听不见他们的话,竟然在谈论分家、争夺家产。哼,老爷现在还没死,就已经这样,死了以后,那还了得。”

    埋怨之后,他看了眼陈阳,微微皱眉,对田庚昇道:“庚昇少爷,你确定这位陈丹师,能救治老爷?毕竟,就连药王的徒弟,也说老爷无药可救。”

    陈阳上前一步,行了一礼,道:“张老,或许你不信,但事实上,我的确是王甫泽的师傅。如果你想确认这个消息,现在派人去妙春斋,便可知道。”

    张老心里充满了怀疑,可陈阳那副笃定的样子,却又是底气满满。

    更何况,现在田步洐不医不行,他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便对陈阳道:“既然如此,那就劳烦陈丹师了。”

    “能否成功,我也不确定,但我可以打包票,连我也没办法的话,那么整个即摩界,还真没人能治好田步洐前辈。”

    陈阳此言颇为自信,张老却更不信任他。

    不过,张老并未表现出来,对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道:“陈丹师、庚昇少爷,你们随我来。”

    陈阳三人跟着张老,直接走到了田步洐房间正门前。

    顿时,正在争吵的田家之人,目光刷的就聚焦了过来。

    田候并不在此,但和田候最亲近的田忠,此刻正在人群中。

    他看到陈阳,不知为何此人还活着,但没工夫细想,立刻走上前来,先对张老行了一礼,然后问道:“张老,这几人,是怎么回事?”

    张老瞥了眼田忠,眼中的厌恶之色一闪即逝,然后道:“庚昇少爷请了丹师为老爷医治。”

    田忠面色一沉,指着陈阳,道:“张老,我白天见过此人,他就是个骗子,你……”

    “你的意思,是我老眼昏花,不能辨别是非吗?”

    张老打断了田忠的话,冷声道。

    显然,张老虽然只是田步洐侍卫的身份,但事实上,在田家有着超然的地位。

    见他发怒,田忠连忙躬身行礼道:“晚辈不敢。”

    “哼。”

    张老冷哼一声,扫了眼田忠和其他人,道:“你们慢慢在这里谈论分割家产的事情,老爷的情况,你们就别插手了。”

    说完,他带着陈阳三人,径直走进了房间,哐当把门关上。

    “田庚昇不会是让父亲立下遗嘱,把田家都交给他吧?如果加上长老的辅助,我们还真拿他没办法。”

    田忠如此一想,面色骤变,立刻便去找田候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