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602章 亲自见

第4602章 亲自见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陈阳的话,那前来传话的下人顿时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办。

    田伯汉可是凌玉宗的副宗主,若是得罪了,对妙春斋绝对没有半点好处。

    陈阳竟然让对方滚蛋,这未免……太过分了。

    众人都不知,陈阳到底是何意。

    王甫泽看了眼陈阳,见其眼中透着浓浓的怒意,已是明白,陈阳和凌玉宗,或者是和田伯汉,有着极为深重的仇怨。

    他并未多问,当即对那传话的下人道:“李善,你原原本本把话传给田伯汉。”

    “是,斋主。”

    李善应了声,飞快地朝着齐云殿赶去。

    齐云殿中,凌玉宗的副宗主田伯汉来回踱步,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前不久他的爱徒南宫浑天外出探索古墓,不料竟然中了剧毒,短短半个月时间,已经是生命垂危。

    任凌玉宗的炼丹师使出万般法门,却拿南宫浑天体内剧毒没有半点办法,排不掉也解不掉。

    危急之下,田伯汉这才亲自出面,前来妙春斋求医。

    妙春斋救过许多人,和凌玉宗的关系也不错,此次他这个副宗主出面,他相信斋主王甫泽,必然会与自己走一趟,去凌玉宗救治南宫浑天。

    等了一会,只见那传话的李善走进齐云殿,田伯汉也顾不上身份,连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王斋主呢?”

    李善抬眸看了眼急切的田伯汉,嘴角一抽,张了张嘴,却又不敢把话说出来。

    田伯汉急了:“王斋主呢,在哪?你怎么不说话?”

    李善一咬牙,对田伯汉拱手,低着头道:“那个……妙春斋不医治凌玉宗的人,让你……滚蛋。”

    “什么?”

    田伯汉愣了下,眼中露出惊骇、愤怒之色。

    凌玉宗是即摩界九大宗门之一,他作为副宗主,实力、权柄、背景,都非同一般。

    就算你妙春斋医治无数人,关系错综复杂,地位颇有些超然,可也不至于让人滚蛋。

    而且,这莫名其妙地逐客令,未免太荒唐。

    田伯汉怒不可遏,眼神凶狠地盯着李善,沉声道:“这些话,是药王说的?”

    李善被吓得哆嗦,一想正是王甫泽让他如实转达,他脱口而出道:“是,是斋主让我转达的,还请田宗主不要怪我。”

    田伯汉目光眯缝了下,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意。

    如果不是他有求于王甫泽,他必然把眼前这李善直接杀了。

    竟敢让他滚蛋,简直罪不可恕。

    平复了下情绪,田伯汉心里越发疑惑,自己和王甫泽、妙春斋没有任何恩怨,为何会遭到如此待遇。

    以前凌玉宗也有人来求医,不也好好的吗?

    怎么到了自己,就是这样?

    田伯汉决定,当面向王甫泽问清楚。

    他对李善道:“药王在哪里,我现在要见他!”

    李善心里直突突,硬着头皮道:“斋主谢绝见客,还请田伯汉不要为难小的,小的……”

    “好,我不为难你。”

    田伯汉打断李善的话,沉声道:“你去禀报王甫泽,就说我要见他,若是他不愿意见客,那就别怪我开杀戒。”

    “是。”

    李善忙不迭地应了声,一溜烟的跑了,生怕田伯汉开杀戒,先把自己杀死。

    此时王甫泽、曹范阳等妙春斋、云芝堂的人,已经前呼后拥地把陈阳送回了住处,告退而出。

    王甫泽让刘昂先给曹范阳等人暂时安排住处,众人都休息一下,明日再商议云芝堂归顺妙春斋麾下的具体事宜。

    曹范阳等人,心知局势无法改变,怀着对陈阳学习丹道的想法,对王甫泽十分恭敬,不再有二心。

    刚刚把众人都安顿好,王甫泽前脚走进爆房,李善便在后面喊道:“斋主,留步。”

    王甫泽回头一看,问道:“凌玉宗来的田伯汉,走了吗?”

    “没。”

    李善摇了摇头,苦着脸道:“我把您的话转达给田伯汉之后,他十分愤怒,非得要亲自见你,不然的话,他就要大开杀戒。”

    “这里是妙春斋,如果他杀了我的人,他就不怕我号召天下人围攻他吗?”

    王甫泽冷哼一声,迈步便往齐云殿的方向飞去,道:“走,我倒是要看看,他田伯汉到底有多大的派头。”

    作为陈阳的徒弟,王甫泽是无条件的站在陈阳的这边。

    既然是陈阳的对头,他自然不会给面子。

    到了齐云殿,只见田伯汉端坐椅上,眼眸抬了下,缓缓站起身来,沉声道:“药王,我万里而来,却连你的面也见不着,让我就这么离开,我实在是不甘心啊。所以,劳烦你来一趟,你不介意吧?”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更是让王甫泽不喜。

    他坐下来,老神在在的把玩着桌上的一个茶杯,一抬头,挑眉道:“怎么,我让人传来的话,田宗主听不懂吗?”

    田伯汉见王甫泽的态度,面色一沉,冷笑道:“药王,我远道而来,备齐厚礼,便是想请你出面,给我徒儿医治。可你我本无冤无仇,你忙于炼丹,拒绝治疗,这我可以理解。但你让我滚蛋,未免太不把我田伯汉和凌玉宗放在眼里了?”

    “我眼睛这么小,哪里放得下你。”王甫泽掸了掸衣袖,起身看向李善,道:“李善,还不快送客。”

    砰。

    没等李善应声,田伯汉一掌打在了桌上。

    那木桌倒是完好无损,可是整个齐云殿的地面,轰然化为齑粉,在席卷的气浪中尘土飞扬。

    田伯汉目光如电,死死地盯着王甫泽,道:“王甫泽,你固然结交众多强者,甚至对他们有恩,但也不至于如此狂妄吧。就算让我走,你难道不给我一个,让我能接受的理由?”

    “没有理由。”王甫泽也是个怪脾气,摇了摇头,一字一顿道:“我就是,让你,滚蛋。”

    “王甫泽,你太自以为是了!”

    田伯汉怒吼一声,终于按捺不住,出手朝着王甫泽攻去,喝道:“丹道造诣,你的确高深,但轮到是你,你我虽是同阶,但你绝非我对手。王甫泽,今天无论你是否同意,我都要把你拿下,带你回去给我徒儿南宫浑天治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