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736章 好人好事

第4736章 好人好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把杨缺和白山宗其他人都放走之后,墨箐立刻飞落在下方山脉之中,组织破晓的人,进入了一处矿洞。

    陈阳就那么提着狂澜的脖子,紧随其后。

    突然,王忠发现,和陈阳同行的洛东河不知所踪,疑惑道:“祁巡使,你那位部下呢?”

    “我有其他的事情,需要他处理,他暂时离开了。”

    陈阳不打算再让洛东河露面,万一被人认出来,事情就麻烦了。

    王忠不疑有他,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

    陈阳跟上去两步,追上墨箐,问道:“小姐,今日是发生了何事,为何与白山宗的人打起来?”

    墨箐转头看了眼陈阳,快步往前走去,娇俏的声音在安静的矿洞中响起:“我们在这寅铁矿洞之中,发现了一件宝物,双方都想得到,自然是打了起来。”

    陈阳问道:“这矿洞属于哪个势力?”

    “临武门。”

    墨箐说了一个,陈阳从未听闻过的宗门。

    想必这临武门,只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宗门,想要在这里开采寅铁矿,已是十分不易。

    而发现了宝物,最终这个弱小的临武门,连争夺的资格都没有,便被破晓和白山宗夺去。

    陈阳看着墨箐的背影,道:“小姐,此地本属于临武门,为何我们和白山宗的人,争夺了起来?”

    墨箐回头回头看了眼,戏谑一笑道:“你如此迂腐,怪不得无法受到重用。”

    陈阳皱了下眉头,沉声道:“还请小姐明示。”

    墨箐淡笑道:“区区临武门,当然没有资格去占有这件宝物,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天下行止皆准。我拿走这矿洞中的宝物,其实是帮了他们。不然的话,还会有其他宗门,会来抢夺。到时候,他们可能会更惨。”

    “歪理邪说。”

    陈阳面露不悦之色,心里对墨箐略有几分不满。

    闻言,墨箐哑然失笑,放慢脚步和陈阳并肩而行,歪着脑袋看向身旁这位老者,道:“我终于明白,父亲当初为何没有杀你,因为你的脑子有些问题,所以你做的事情,也就傻乎乎的,怪不了你。”

    虽然墨箐名声不好,被无数人当成小魔女,但她多次对陈阳相助,给陈阳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可此刻的对话,却让陈阳心生寒意,觉得自己其实并不了解这位破晓的少主。

    至少,这种欺压弱者,蛮横霸道的行为,他是不认同,也做不出来。

    墨箐并未理会身旁这位古怪的老头,快步前进,转过一个岔道,到了一处正在开采寅铁的矿坑之中。

    当然,现在这个矿坑中,并没有工作,一片安静。

    按理说,此刻应该无人才对。

    可是在矿坑旁边一片黑暗中,陈阳看到了影影绰绰的人影,似乎是躲在那里,不敢动弹。

    墨箐在悬浮面前的长琴上波动琴弦,一道星芒飞射而起,悬停在空中,将整个矿坑都照亮。

    这时,陈阳看清楚了那片黑暗中的人影,是一群穿着制式服装的修者,想必都是临武门的人。

    其中一名首领模样的中年人,一见墨箐进入矿坑,脸上露出一抹喜色,带着众人从黑暗的角落走进来,问道:“墨箐公主,怎么样,白山宗的人,都被赶走了吗?”

    “放心,他们都走了。”墨箐笑着道。

    一听此言,陈阳发现,那些临武门的人都长长地松了口气,无不是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

    那为首中年人,对墨箐作揖道:“这次多亏了墨箐公主,不然的话,我们只怕都死无葬身之地了。”

    “还好墨箐公主来得及时,否则那狂澜就要行凶了。”

    “白山宗的人,凶神恶煞,居然想把我们临武门的人斩尽杀绝,封锁消息,其心可诛。”

    “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还好有墨箐公主这样的好人。”

    临武门的人,是纷纷对墨箐道谢,言辞间是感激不尽。

    这倒是把陈阳看糊涂了,敢情还是墨箐把这些人救了?

    面对众人的致谢,墨箐咯咯一笑道:“各取所需罢了,我不也是为了得到你们发掘出来的寒寅铁。”

    临武门为首之人道:“我们临武门无法炼制寒寅铁,拿了也没用。而且消息又暴露了出去,我们只会惹来灭门之祸。如今你拿走寒寅铁,对临武门来说是好事。”

    “就怕白山宗的人不甘心,会报复你们。”

    墨箐沉吟了句,转头看向王忠,道:“老王,你安排人驻守此地一年,若是没有白山宗的人骚扰,在把人撤去。”

    “是,小姐。”

    王忠连忙上前道。

    见此,临武门的人,对墨箐更是感激。

    墨箐接着又取出一定数量的赤星石,交给对方,道:“这些赤星石,是购买你们的寒寅铁。我救了你们,又安排人保护你们,所以低于市价,希望你们能接受。”

    这下子,临武门的人都愣住了。

    以破晓的力量,就算把寒寅铁直接拿走,他们也不敢有半点怨言。

    墨箐出手相助,还安排人保护他们,已是仁至义尽。

    他们却都没想到,墨箐拿走寒寅铁,居然还要支付赤星石。

    这……似乎有些不合套路。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墨箐已是硬把赤星石塞在了对方的手里,然后对随从的属下吩咐道:“把寒寅铁带着,走。”

    说完,她已是转身,朝着矿洞之外走去。

    这下子,在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墨箐向来是独来独往,此次率人先来办事,还是第一次。

    破晓的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家小姐,竟然是一位散财童子,不拿赤星石当星石看,随随便便就用了。

    换做他们以往的行事风格,不敲诈临武门一笔保护费,已经是不错了。

    这位小姐,也真是出人意料。

    临武门那为首的男子,回过神来,连忙捧着赤星石追上去,道:“墨箐公主,这些赤星石……”

    王忠眼巴巴地盯着赤星石,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挡住对方,道:“小姐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哪来那么多废话。”

    临武门的人,眼看墨箐远去,他们是感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