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797章 真相大白

第4797章 真相大白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尧、梁平凡、慧真慧宝几人的话,陈阳知道,肯定是虚族伪装成自己,与魁星阁的众人作战。

    “慧真慧宝,不得多嘴。”

    见慧真慧宝竟然与尧争辩,夏霜寒连忙呵斥道。

    他伤势太重,至今还未痊愈,一时激动,竟是牵动了伤口,咳出了鲜血。

    慧真慧宝面露担忧之色,连忙扶住夏霜寒,低下头道:“是,师傅。”

    “尧前辈。”

    陈阳对尧一拱手,正色道:“看来你已经知道,我并非伤害夏兄的凶手。”

    “此事是我有所疏漏。”

    尧淡淡的说了句,并没有对陈阳道歉。

    但他作为即摩界的界王,能够对陈阳承认自己有疏漏,已经是十分难得,相当于变相认错。

    陈阳没有托大,对尧拱手道:“尧前辈过谦了,此事你也是受奸人所惑。”

    奸人?

    谁是奸人?

    魁星阁的师徒几人,此时无不在思索这个问题。

    就在此时,突然几十道人影,从打开的魁星阁大门中飞出来,把还处于疑惑中的人群,目光吸引了过去。

    众人定睛一看,又是一群不认识的人。

    不过,其中有个“陈阳”,倒是鹤立鸡群般显眼,众人一眼就发现了他。

    “咦,怎么有两个陈阳?”

    “必然有个是假的陈阳?”

    “谁真谁假?”

    人群一阵疑惑,看了眼陈阳,又看了眼“陈阳”,只觉这两人完全一模一样,就连星能波动也没差别,着实是难辨真假。

    众人无不惊叹,此人好高明的易容术。

    陈阳看向从魁星阁中出来的人群,发现其中为首之人是个不认识的老者,后面便是墨染白。

    其他人,都是魁星阁的高阶修者,赵宽赫然在其中。

    不过,这些人,陈阳都没有太过在意,他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那名伪装成他的人身上。

    “原来伪装成我,给我陷害罪名的人,就是你。”

    陈阳冷笑一声,对那名“陈阳”道。

    “陈兄,又见面了。”

    “陈阳”脸上露出尴尬的笑意,对陈阳拱手道。

    此人的回应,表明了他才是冒牌货。

    不然的话,他为何不争辩?

    事已至此,真相大白,魁星阁的人,对陈阳没有了半点猜疑。

    “我就说过,不是陈阳。”梁平凡喜道。

    杨贺廷皱了下眉头,对陈阳拱手道:“陈阳,此时错怪了你,还请你不要责怪为兄。”

    陈阳摆了摆手,并没有回应杨贺廷,对“陈阳”道:“你既然伪装成我,想必我们见过,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

    “是我。”

    “陈阳”笑了笑,身体周围黑气涌动,他的面容、身材都出现了变化,变成了陈阳见过的一个熟人,守卫黑白城地下黑狱的周建元。

    “是你,周建元!”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没想到居然会是此人。

    不过,比他更意外的,却是站在周建元前面的墨染白。

    墨染白瞪大眼睛盯着周建元,不敢相信,这个虚族竟然是被自己封印在黑狱中,给自己守卫黑狱的周建元。

    他心头咯噔一跳,目光落在了前面那位老者的身上。

    老者的身份,正是虚焜。

    他与墨染白联络之后,答应杀了尧之后,把界王之位交给墨染白,于是两人结成了同盟。

    在墨染白看来,虚焜是为了报仇,并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可他之前封印了周建元,若是虚焜追究的话,后果就麻烦了。

    虚焜看出了墨染白眼中的担忧,低声道:“墨染白,你放心,过去你不知道虚禀的身份,不知者无罪,过去的事情就既往不咎了。”

    墨染白目光闪烁了下,拱手道:“多谢虚焜大人。”

    他虽然心里打鼓,但只能点头应承。

    周建元见陈阳认出自己,纠正道:“我不叫周建元,我叫虚禀。”

    陈阳冷声道:“无论你叫什么名字,你冒充我,似乎不太妥当。更何况,当初是我救了你,难道你就是以怨报德吗?”

    “不。”虚禀摇了摇头,接着道:“陈阳,其实我是在帮你,如今魁星阁大势已去,你继续和他们混在一起,最后性命难保。

    我冒充你行动,其实是为了拉拢你,逼你站到我们这边,追随虚焜大人。

    因为只有追随虚焜大人,才有未来。

    比如墨染白,他就做了正确的选择。”

    “这就是你报恩的方式,陷害我?”陈阳冷笑道:“如果是这样,那我宁愿你不要报恩。不过,你可别忘了,你曾经发下循天誓,要对我效忠。”

    闻言,魁星阁和破晓两方的人马,都露出意外之色。

    至于其他人,到了此时还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因为破晓神秘,许多人就连墨染白是谁也不知道,更别提虚焜、虚禀了。

    虚禀道:“我的确发下循天誓,但对你效忠的人是周建元,而不是我。我的名字,叫做虚禀。”

    “看来循天誓也有漏洞。”

    陈阳淡然一笑,并没有真想以循天誓来要挟虚禀。

    他飞到了尧身旁,问道:“尧前辈,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听到这个问题,远处观战的人群,都竖起了耳朵。

    对于面前的局面,他们脑子里是一团浆糊。

    尧沉吟道:“虚族联合了破晓,也不知利用什么方法,进入了魁星阁,一场大战之后,破坏了魁星阁中的阵法,我们为了避免魁星阁受损,便打开门出来。”

    陈阳没想到,还真和自己猜想的一模一样。

    他看了眼尧身后的徒弟,沉声道:“尧前辈,还记得,我之前给你讲过的神秘白袍人吗?”

    尧点头道:“记得。”

    陈阳道:“外人是不知道如何进入魁星阁的,既然破晓和虚族能进入,想必就是那个神秘白袍人干的。”

    “这……”尧面露思索之色,道:“那人想要利用墨染白,可现在墨染白投靠了虚族,想必那人不会再与虚族联手。”

    “陈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若是有胆识,出来与我一战。”

    就在这时,墨染白突然越众而出,指着陈阳怒喝道。

    见墨染白挑战自己,陈阳略有几分意外,难道墨染白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避免自己和尧探究神秘白袍人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