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828章 说到做到

第4828章 说到做到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能量乱流散开,众人这才看见陈阳的身影。

    只见他身体周围出现了一个绿色的环状能量体,围绕着他缓缓转动,释放出玄妙、特殊的能量波动。

    他的星能、气势,不断攀升,比之前强了许多。

    就好像,他突然提升了一重境界一般。

    而他的能量属性,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蕴含着一种古朴、苍劲、自然的气息。

    这种力量,众人无比熟悉。

    众人确认,陈阳此刻变化,和虚焜激活半个天鉴文印的时候,是一模一样,别无二致。

    也就是说,陈阳也激活了他手中的半个天鉴文印,他也提升了战力。

    之前,他能压制虚焜。

    在虚焜激活半个天鉴文印之后,他陷入劣势。

    现在,他也使用了和虚焜一样的手段,理所当然的,他又会处于上风。

    众人都明白,陈阳处于上风,意味着什么。

    丁万年最快反应过来,慌忙往后退了一步,沉吟道:“不好,陈阳激活了天鉴文印。”

    不用他说,别人也知道。

    不过他点破之后,众人更加的惊骇,无不后退。

    可牢房被阵法禁锢,没有任何人,可以离开这里。

    “怎……怎么可能?”

    虚焜大惊失色,他并没有太过恐惧,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盯着陈阳,皱眉道:“天鉴文印激活的方法,只有那部古籍中有记载,据我所知,各界的界王,都不知道其妙用。你怎么会知道,如何激活天鉴文印?”

    陈阳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笑着道:“很多人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但事实上并不是。所以有时候,谦虚、谨慎一点更好,不要太自以为是。”

    虚焜愣了下,语气急躁起来,道:“陈阳,告诉我,为何你能激活天鉴文印,你难道也看过那不古籍。”

    “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陈阳笑道。

    虚焜最大的依仗,就是自认为只有自己知道天鉴文印的妙用,凭借此可以称霸神圣星路。

    可现在,陈阳也激活天鉴文印,这让他的信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也让他,感到了无比的愤怒。

    “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虚焜怒吼连连,心想只有把陈阳杀死,激活天鉴文印的方法,才能保密。

    他轰然挥剑出手,使出了九雷合星斩。

    强大的剑芒,威力狂暴,达到了他最巅峰的力量,直奔陈阳而去。

    丁万年等人等瞪大了眼睛,现在最后的希望,就寄托在虚焜的这道攻击之上。

    如果虚焜不敌陈阳,在场之人,全部都会死亡。

    “破虚掌。”

    陈阳毫不迟疑,立刻使出破虚掌。

    五米宽的掌影,从虚空中伸出,威力强横无匹,生生地抓住的虚焜的九雷合星斩。

    轰隆隆。

    能量爆裂,威势恐怖,但却全部都被禁锢在破虚掌中,没有外泄分毫。

    陈阳的实力,的确强了许多,九雷合星斩的能量冲击,虽然令破虚掌出现破裂,但很快就修复。

    最终,当九雷合星斩完全泯灭,破虚掌除了能量削弱了几分,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

    丁万年、应罗笑等人,面色刷的都白了。

    陈阳如此实力,虚焜还怎么打得过。

    没等他们回过神,陈阳已是继续出手,破虚掌朝着虚焜抓过去。

    虚焜大惊,自知不是陈阳的对手,连忙往后急退,同时使用阵旗开启了牢房的阵法,想要逃走。

    不过,破虚掌穿梭虚空,加上陈阳的风镜法则映射,能两段空间跳跃,瞬移之快,不是虚焜能够避开的。

    就在虚焜动身刹那,还未来得及关闭阵法,破虚掌就将他抓住。

    他面色骤变,星能运转到了极致,朝着四周震荡开,令破虚掌出现了短暂的停滞。

    但只是瞬息间,他还来不及脱困,掌影就继续合拢,朝着他的身体压迫而下。

    虚焜面容惊恐,这瞬间当机立断,虚族本源脱体而出,速度发挥到极致,朝着牢房大门飞去。

    虚族的虚族本源,和人族修者的神魄相似,但却是实体。

    只要他们的虚族本源还在,经过岁月的积累,他们就能重新成长起来。

    此刻,虚焜的想法,显然是丢车保帅。

    可他低估了陈阳的实力,就在他虚族本源脱体而出的瞬间,陈阳有一道破虚掌出现,将他猛然握住,瞬间禁锢。

    “不。”

    虚焜大惊,慌忙喊道,却被陈阳直接把他的虚族本源捏成了一团,像是黑色的皮球一般,压迫在破虚掌掌心之中。

    虚族没有鲜血,但虚焜显然是身负重伤,因为只能听到他微弱的喘息声,却不能再言语。

    见虚焜落败,原本趾高气扬的丁万年、应罗笑等人,都变得面色惨白。

    丁万年立刻捡起地上的阵旗,想要关闭牢房中的阵法,然后逃走。

    可是,连虚焜都做不到,他又怎么能行。

    就都他迈步瞬间,陈阳瞬息出现在的阵旗的旁边,平静地看着伸手的丁万年,道:“你想逃走吗?”

    丁万年哆嗦了下,双膝一软,普通便跪在了地上,喊道:“陈……盟主,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受到应罗笑的蛊惑,背弃了浩气盟。事实上,我一直是希望追随你的,是应罗笑你欺骗我,我才会误入歧途。希望盟主大人网开一面,给我一条活路。”

    听到这番话,应罗笑大惊,慌忙上前对陈阳跪下:“盟主大人,你不要听丁万年胡说,我是真的效忠你,他……”

    没等应罗笑把话说完,一道星芒穿透了他的头颅,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中带着惊恐的神色,轰然倒地,当场死亡。

    毫无疑问,出手杀应罗笑的,是陈阳。

    一时间,牢房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感到无比的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办。

    丁万年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连话也不敢说。

    “我向来说到做到,既然说要杀你们,自然不能改变。”

    陈阳瞥了眼丁万年,摇了摇头道。

    闻言,丁万年慌张抬头,喊道:“饶命,盟主大……”

    星芒穿透丁万年的额头,他的结局,和应罗笑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