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914章 为自己做主

第4914章 为自己做主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幽谷内,副宗主、长老、峰主、弟子,一群人竟然在此大规模战斗,你们把门规放在哪里,这成何体统。”

    就在众人以为刘影被杀,蔺元鹤、蔺疾等人打算逃命的时候,一声冷喝,从笼罩刘影的磅礴能量中传来。

    闻声,蔺元鹤、蔺疾面露希冀之色,因为他们听出来,这是清幽谷宗主李骅慎的声音。

    如果是在之前,蔺元鹤、蔺疾等人是万万不希望李骅慎出现,因为会阻碍他们杀陈阳。

    可现在,陈阳占据了上风,李骅慎就成了他们的救星。

    因为只有李骅慎能够镇住场子,制止陈阳对他们出手。

    “不知宗主,会如何处置此事。”

    于腾想到陈阳杀了毛龙星等人,心里就是一阵担忧。

    “二星八重,居然能完全挡下苍穹之怒箭矢,清幽谷这位宗主,实力在同阶之中,却是相当出众。”

    陈阳望着飞速散开的能量,打开小世界之门,针尖大小的蓝色漩涡凝聚在他的掌心之中,淡淡的空间波动,没有任何人能够感应到。

    有了这个准备,如果李骅慎对他出手,他也丝毫不惧。

    哪怕现在没有了丝毫星能,也不用担心。

    能量爆裂的冲击力很强,很快便引动能量乱流弥散开,天空中露出两道身影。

    其中之一,是断了双臂的刘影。

    另外一人,十名手持毛笔的老者。

    老者正是清幽谷谷主李骅慎。

    他留着长长的白色胡须,身上穿着褐色长袍,袍上沾染着不少药草碎屑,还有几分炉灰,显然他来的十分着急,但这并不影响他强大的气势。

    他手中的毛笔,足有五米长,雄浑的星能缭绕其上,前端的红色毫毛便有两米长,能量令其凝练起来,前段尖锐,十分霸道。

    刚才挡住苍穹之怒箭矢攻击的,正是这支名为“绘山河”的毛笔。

    此笔攻防一体,威力强大,在白界北星环颇为有名。

    但挡住苍穹之怒箭矢,这支绘山河毛笔,也承受了不小的冲击,笔尖的毫毛正在丝丝飘落,受到了些微的损伤。

    这一幕,让众人更是对陈阳高看几分。

    毕竟刚才苍穹之怒箭矢维持的时间已经很长,并且击中过刘影一次,现在竟然还能伤到李骅慎的兵器,足见其威力强大。

    “拜见宗主。”

    “拜见宗主。”

    李骅慎一露面,在场无论长老、峰主、弟子,无不恭恭敬敬地躬身行礼。

    刷。

    李骅慎将手中的绘山河毛笔放下,明锐的双眸扫过全场,最后停顿在陈阳的身上,目光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随即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他是得到紧急消息,所以刚刚炼丹结束,就立刻赶过来。

    本以为是于腾和蔺元鹤的争锋,可谁知道,竟然是陈阳和刘影对战,陈阳还占据了上风。

    这个叫做陈阳的弟子,他没有任何印象。

    可就是这么个弟子,竟然跨越五重境界,打断了刘影一条左臂,差点把刘影击杀。

    如此战力、天赋,实在太恐怖。

    李骅慎暗自疑惑,如此人才,为何以前一点也不知道消息?

    当然,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宗主,还请你为我做主。”

    刘影见李骅慎陷入思索之色,上前大喊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李骅慎瞥了眼刘影,又看了眼陈阳,沉声道:“谁来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就是刘影、蔺元鹤、蔺疾等人结党行凶,却又打不过我,还能如何?”

    陈阳当即开口道。

    他已经对清幽谷感到不耐烦,这里的人除了于腾、屈熙等寥寥数人之外,其他没一个讲道理的,没一个好人。

    他决定,不再留在这里。

    所以面对宗主李骅慎,他也没有半点好脸色。

    见陈阳如此张扬,李骅慎眼中闪过冷芒,虽然对这位天才刮目相看,但也有几分不悦。

    蔺疾立刻抓住机会,上前怒喝道:“大胆狂徒,面对宗主,竟敢目中无人,你……”

    “有本事你来和我打,别当缩头乌龟。”

    陈阳暴喝一声,打断了蔺疾的话,锋芒毕露,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

    蔺疾嘴角抽搐了下,面露愤恨之色,但却不敢真的对陈阳出手。

    哪怕陈阳毫无星能,他也不是对手。

    可其他人,此刻却都感到疑惑,陈阳耗尽了星能,仅凭真元,战力别说宗主了,就连刘影、蔺元鹤也未必能战胜。

    他却依旧如此猖狂,难道是有所依仗?

    还是说,他笃定宗主会重视他的天赋,不会责罚他,所以张扬霸道?

    刘影阴恻恻地瞥了眼陈阳,低声对李骅慎道:“宗主,你看到了,此人目无门规,不仅打断了我的手臂,还险些杀了我。而且在此之前,他杀了长老毛龙星,执事袁成、邱治阐,弟子蔺鹏飞等人。如此恶徒,若是不就地处决,难平众怒。”

    听到这番话,李骅慎的面色再次变化。

    如果陈阳只是性格张扬,他或许还能包容,留下这名天才弟子。

    可接连行凶,以李骅慎的性子,是绝不容许的。

    蔺元鹤也道:“宗主,此子若是不除,他日必然成为我清幽谷的大患,说不定等他能战胜他,他一言不合便可能杀你。”

    “宗主,陈阳抢夺我们的纳戒,险些杀了我们,请你为我们做主啊。”

    熊霆也抓住最早的救命稻草,哭丧着脸说道。

    他们都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如果此刻李骅慎不杀了陈阳,那么日后,他们将永远活在噩梦之中。

    见众人告状,李骅慎面色越发难看。

    他盯着陈阳,沉声问道:“陈阳,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杀人,夺纳戒,伤人,都是我干的,都是真的。”

    陈阳淡淡的回答了句,众人以为他要分辨,却不料说完之后,他就闭上了嘴巴。

    见此,于腾连忙道:“陈阳,你为何不把原因说出来,宗主必然会明辨是非,为你做主。”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然道:“我自己为自己做主就好了,别人为我做主,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