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026章 玄水弟子

第5026章 玄水弟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黎疏衡的话,陈阳这才知道,隔壁桌一男一女是水门弟子。

    但显然这两人,并非一般的水门弟子,而是玄水弟子。

    五行宗五门,火门有护火弟子;水门有玄水弟子;金门有甲金弟子;木门有千木弟子;土门有坤土弟子。

    这些弟子,都是各自门中最强的存在。

    眼前这两人,既然是玄水弟子,其实力自然不弱,甚至比火门护火弟子的平均实力更强。

    陈阳四人,都看出了对方的身份。

    可那一男一女,却以为陈阳四人,只是二星一二重境界的修者。

    因为陈阳四人为了低调,都隐藏境界,换了装束。

    除非是达到三星境界的修者,不然还真不能看出他们的底细。

    “刚才是谁,说我耳朵五米、十米的?”

    两名玄水弟子中的男子,斜睨了眼陈阳四人,端起手中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淡淡地说道,语气中满是傲慢和不屑,丝毫不把陈阳四人放在眼里。

    陈阳正欲出言调侃,旁边黎疏衡暗暗摇头,传音道:“对方是玄水弟子,我们早晚会和他们交锋,没必要在这里争锋相对。刚才分开的时候,曲长老提醒了,尽量不要生事端,我们还是不要惹麻烦,省得多事。”

    陈阳微微皱眉,随即点头,传音道:“好吧,先放他们一马,等五行大典的时候,再狠狠地揍他一顿。”

    既然不打算争斗,陈阳四人都收回了目光,打算继续刚才的话题。

    可是,他们的举动,却是让那玄水弟子误会,冷笑道:“怎么不敢嚣张了,你们刚才不是还在说,如何才能击败段云贤吗?这时候还没遇到段云贤,你们就怕了?”

    黎疏衡生怕陈阳三人按捺不住,微微摇头,示意他们不要冲动。

    见此,那玄水弟子更是肆无忌惮,不屑道:“一帮蝼蚁般的货色,居然胆敢妄论我五行大典,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有,这云贤楼,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立刻滚出去,别给我碍眼。”

    “滚”字一出,陈阳四人的面色刷的都变了。

    其他的话,可以忍让,等五行大典的时候,再去教训对方。

    可被对方骂“滚”,这却是不能退让的。

    胡东揉了揉满脸杂乱的胡须,笑着看向对方:“我们说什么,好像不关你们的事吧?你管闲事,未免管得太宽了。”

    “一个乞丐,居然也来云贤楼。”

    见胡东穿着随意,满头蓬松乱发,对方那名女子微微皱眉,脸上露出厌恶之色,道:“不知段云贤在想什么,居然连这样的人也放进来。”

    “东家愿意迎客,你们管得着?”陈阳笑着道:“倒是你们,有本事就让段云贤亲自出面,别在这里假装老板。”

    “赶你们走,用得着段云贤?”

    那水门男弟子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并没有动怒,缓缓抬起了手指,目光中闪过冷意,道:“我只需一指,你们便会和刚才的屏风一样,无声无息地化为齑粉。”

    “且慢。”

    那水门女弟子抬手将同伴的手压下去,娇俏一笑,撑着下巴,转头看向陈阳四人,玩味道:“你们四个乡巴佬,知不知道我们是谁?”

    陈阳耸了耸肩:“你又不是我老婆,他又不是我儿子。你们是谁,和我有关系吗?”

    “小子,你找死。”

    那水门男弟子面露杀意,他很是沉不住气,作势便欲出手。

    另一名女弟子,将他拦住,微微摇头,似乎传音说了些什么,男弟子目光眯缝了下,放下了星能凝聚的手臂。

    听不到他们的传音,但陈阳猜测,对方十有八九是担心在这里杀人,事情传进段云贤的耳朵里,会引起段云贤的不满。

    虽然水门、金门是竞争关系,但段云贤身为金门首席大弟子,几分薄面,他们还是要给的。

    那女弟子骄傲地挺了挺丰满的胸脯,对陈阳四人道:“你们几个,不认识我们这身衣服,也在情理之中。

    现在,我就来告诉你们,我们是谁。

    我们二人,是水门弟子。

    而且,我们不是普通的水门弟子,是水门最强的十名玄水弟子。

    他叫汪澜,我叫王斐。

    此次我们来金门,就是要参加五行大典。”

    说完之后,王斐眼神中的傲慢更浓郁了,他斜睨了眼陈阳四人,却发现他们十分镇定,并没有出现预料中的惊讶、意外、畏惧的表情。

    “哼!”

    王斐冷哼一声,不屑道:“看来,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玄水弟子代表着什么。不然的话,你们肯定会吓得惊慌失措。”

    陈阳四人对视一眼,都感到有些无语,没想到居然遇到了这么个嚣张、奇葩的玄水弟子。

    看来,修炼的天赋、实力,和智商、情商并不成正比。

    “一帮蝼蚁。”汪澜面色冷峻,指向陈阳,沉声道:“你刚才对我出言不逊,立刻跪下给我道歉,我就饶过你。否则,你休想活着走出这铜铁城。”

    王斐接着道:“对了,刚才说汪师兄耳朵长的人是谁,也出来跪下认错。”

    “那人也是我。”

    陈阳举了举手,笑嘻嘻道。

    王斐冷声道:“别以为赔笑,我们就不追究。现在已经迟了。立刻跪下,这是你活命的唯一机会。不然,整个白界,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你。”

    陈阳笑道:“哇,好可怕,你们玄水弟子这么厉害吗?”

    “小子,你什么意思?”

    见陈阳言语调侃,并未露出畏惧之色,汪澜的目光越发阴沉,冷声道:“难道你就不怕死?”

    “怕。”陈阳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又摇了摇头:“不过,就凭你们两个,还杀不了我。”

    “你说什么!”

    王斐面露愠色,目光眯缝了下,道:“你不过二星一重,居然敢这么说话,你真以为,在云贤楼中,我们不……”

    “王师妹,何必和他废话。”

    汪澜打断王斐的话,右手星能涌动,抬手作势便欲进攻,沉声道:“我给他们点教训,他们就知道,我们的厉害了。”

    可就在这时,突然一名男子走出来,正好挡在了水门和火门两桌之间,令汪澜无法发起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