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9章 黑店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是什么东……”

    张泽汶朝着沈忌看去,话没说完,面色刷的就变了,原本冷峻、傲慢的表情,变成了惊讶、畏惧,原本挺直的腰杆,也弯下了几分。

    因为在这瞬间,他认出来,沈忌三人身上的服饰。

    这可是玄水弟子,不是一般人。

    他张泽汶虽然是云贤楼的老板,但哪里招惹得起玄水弟子。

    别看他在人前耀武扬威,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其实他只是仗着段云贤的名头罢了。

    这座云贤楼,的确是当年段云贤经营。

    但现在,段云贤只是挂了个名。

    张泽汶和段云贤只见过几次面,虽然受到段云贤的勉力和赏赐,但段云贤心里有没有把这座云贤楼当回事,他张泽汶也不知道。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挂着这个招牌,耀武扬威。

    可现在面对的是玄水弟子,万一招惹了麻烦,张泽汶可不知道,段云贤会不会出头。

    事实上,他觉得段云贤,或许根本不理会他。

    所以,他立刻决定,装孙子。

    “哎哟,原来是几位水门的玄水弟子,诸位少侠,你们若是提前通知一声,我必然代表段公子,对你们热情招待。”

    张泽汶的态度,和刚刚踏入云贤楼的时候,出现了一百八十度转变,点头哈腰地走到了沈忌三人的面前,躬身道:“三位少侠,有什么招呼不周的地方,请多多担待。”

    沈忌面露傲慢之色,沉声问道:“段兄最近可在铜铁城中?”

    此言一出,张泽汶心头咯噔一跳,顿时觉得自己的做法很明智,道:“原来是少侠是段公子的朋友,段公子最近准备五行大典,在大典结束之前,都不会进入铜铁城。”

    这些信息,都是张泽汶推测的,但却给人的感觉,他似乎和段云贤很熟。

    此刻围观的人群,对张泽汶又高看了几分。

    “我还想问问段兄,我在这里杀了人,他是否介意。”

    沈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斜睨了眼陈阳四人,道:“既然现在段兄不在,也就没有询问的不要。不过,若是段兄知道,有人胆敢在这里对我耀武扬威,只怕他就会把这些人杀了。”

    一听这话,张泽汶面露愠色,一副气得跳脚的样子,叫道:“谁竟然胆敢招惹几位少侠,少侠说出来,我张泽汶愿意为你们效劳,铲除那些害虫。”

    “就是他们。”

    沈忌抬手指了指陈阳四人,脸上露出戏谑之色。

    在他看到了,张泽汶以及带来的数名二星境界修者,已经足以将陈阳四人击败,用不着他和汪澜、王斐出手了。

    “你们几个好大的胆子,区区二星一重、二重的境界,居然胆敢招惹水门的玄水弟子,招惹段公子的朋友!”

    张泽汶转身看向陈阳四人,气势立刻从刚才的点头哈腰,变成了张扬霸道。

    事实上,精明的张泽汶,早就暗中观察。

    发现陈阳四人的境界不高,他这才站出来,主动为沈忌当狗腿子,想要借这个机会,也结交几位玄水弟子。

    到时候,他吹嘘的资本就更大了,铜铁城中的修者,将会有更多人追随他。

    “你就是云贤楼的老板?”

    陈阳看向张泽汶,笑着问道。

    张泽汶道:“幕后老板是段公子,我只是替段公子办事罢了,不过,你们叫我一声张老板,我还受得起。”

    “是老板就行。”陈阳笑了笑,道:“我且问你,我们在这里聊天,旁边有人打碎屏风,嘲讽我们,是何人之错?”

    一听这话,众人顿时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泽汶自然也知道,陈阳口中所说的别人,就是沈忌三人。

    他冷哼一声,对陈阳呵斥道:“你们大声喧哗,出言不逊,骚扰了其他的客人,他们自然可以指责你们。如果让我见了,我还要驱逐你们离开云贤楼。”

    “很好。”

    陈阳笑容不见,接着道:“那么,我们定下的房间,却被别人硬生生抢走,这又是谁的错?”

    “当然是你们。”张泽汶语气冰冷,道:“我们云贤楼并不接受预定,难道你们不知道?更何况,你们没拿到钥匙,房间就不是你们的,别的客人当然可以要。”

    见张泽汶如此不要脸的话都能说出口,云贤楼中其他人,都面露鄙夷之色。

    可无论张泽汶,还是玄水弟子,大家都招惹不起,自然没人敢吭声。

    “看样子,这云贤楼,就是黑店。”

    陈阳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环视整个云贤楼,眼中闪过冷芒,道:“既然是黑店,就不应该让他继续开下去,不然的话,以后被坑的人更多。”

    张泽汶怒斥道:“小子,你若是敢动云贤楼一片瓦,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是段云贤亲自来,我也不惧,你算什么东西?”

    陈阳坐在椅子上,不为所动,笑着道:“今天说要拆了云贤楼,我就说到做到,没人能拦住我。”

    “好大的口气,居然连段公子也不放在眼里!”

    张泽汶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立刻对身后的四名二星境界修者下令道:“把这四人抓起来,带下去,我要让他们知道,蔑视段公子的下场。”

    “是。”

    张泽汶养的四个随从,面露凶悍之色,朝陈阳那桌走去。

    “少侠放心,这四人我定然要他们有死无生。”

    张泽汶胜券在握,转头对沈忌笑道。

    三名玄水弟子中,唯一的女子王斐,此刻却微微皱眉,传音道:“沈师兄、汪师兄,这四人着实是古怪,他们不怕我们,不怕段云贤,难道,真的是想寻死不成?”

    “王师妹,你多虑了。”

    汪澜面露不屑之色,道:“你等着瞧,他们肯定马上就会搬出自己的后台,威慑我们。不过,在水门、金门面前,他们的后台又算得了什么。依我看,他们就是些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所以才会自以为是。”

    “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动手的话,你们可要考虑清楚后果。”

    陈阳看向走过来的四名二星境界修着,冷笑道。

    一听这话,汪澜顿时觉得自己的猜测得到了印证,不屑笑道:“哈哈,王师妹,我说对了吧。你等着瞧,只怕这小子,会搬出他们村长来恐吓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