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5章 缠斗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护火弟子,正担心陈阳如何抵御旋斧斩,陈阳却以径直冲了上去。

    那架势,宛若是要赴死。

    可就在旋斧斩即将击中他的瞬间,只见他身形一动,竟是正好从回旋圆形的中间穿过,精准地避开了斧影。

    这种闪避方式,不仅需要极其敏锐的反应、感知,还需要极其准确的预判。

    虽然他的衣服被能量撕裂,但身体并无损伤。

    “这……太冒险了。”

    观众们正在惊叹陈阳的理当,黎疏衡则是一阵后怕,若是陈阳刚才的角度、速度偏离了哪怕一点点,也会被旋斧斩绞碎成肉泥。

    “运气真好。”

    段云贤面色冷漠,对于不能亲手收拾陈阳,他心里也是感到颇为遗憾。

    不过,他已经决定,日后除非陈阳永远呆在火门中不出来,否则,他必然要找到机会,把这个胆敢挑衅他的弱者击杀。

    “还在玩吗?隐藏实力?”

    土门这边,彦广生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意,对于这场战斗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毕竟,早已知道结果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果然有些门道。”

    任刚见陈阳躲过自己的攻击,只觉面子有些挂不住,怒喝一声,继续强攻而上,攻势比之前更凶猛,力量、速度都更强。

    到了此时,他也不敢轻视了陈阳,已经是使出了全力。

    陈阳并未迎击,据说风镜法则的速度,飞快朝着任刚接近,躲过了两次旋斧斩之后,已经到了任刚面前十米。

    这时,任刚感到了压力。

    他的巨斧并不擅长近身战,并且他的神通也是蓄力而发,才拥有强大的力量。

    此刻被陈阳接近,让他明白,陈阳是看出了他的劣势,所以欺身而上,寻求近身战的机会。

    “休想。”

    任刚冷哼一声,巨斧犹如弯月般横斩出去,想要把陈阳逼退。

    这一击,若是将陈阳击中,必然一分为二。

    可是令任刚没想到的是,陈阳居然不闪不避,真的被击中,上半身和下半身分离。

    “镜像。”

    任刚反应极快,手中巨斧立刻往身后挡住,轰隆一声,凝聚星能的巨斧,被陈阳从后面击中,巨大的力量,压迫巨斧撞击在任刚的身上。

    “啊!”

    任刚惨叫一声,为了面子,强忍住没有把鲜血吐出来,身子往前飞速而去,想要卸去力量,同时和陈阳拉开距离。

    近身战,对他来说,实在不是好事。

    而且陈阳的镜像,在近距离战斗的情况下,会给他造成更大的干扰。

    但他刚刚一动,陈阳立刻跟上,手中剑刃飞速而动,一招招都直逼要害,任刚不得不返身迎战。

    一时间,两人竟是在十米范围之内,缠斗了起来,打得难分难解,激烈异常。

    这场战斗势均力敌,把观众们看得是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虽然攻速太快,大部分修者只见能量闪烁,乱流奔腾,但并不妨碍观众们的兴奋和激动。

    “有了。”

    宣雅面露喜色,拍手叫好道:“照现在的情况,陈阳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取胜。”

    黎疏衡点了点头:“他的战斗技巧非常高明,总是能找到对方的弱点。这一战,任刚若是败了,必然会十分后悔,开战时没有全力一击取胜。”

    “或许他的星能、法则,还不够强大,但他的战斗技巧、战斗意识,已经顶尖。”旁边千木弟子中,传来一道喜悦女声。

    黎疏衡瞥了眼,发现竟然是木兰溪发出的赞叹。

    见黎疏衡看过来,木兰溪笑着道:“我本以为,陈阳只是牙尖嘴利,没想到还是有真材实料,倒是对他刮目相看了。”

    黎疏衡眼珠一转,笑着道:“呵呵,陈阳可不是现在看来那么简单,他还是一名高明的阵法师、炼丹师。”

    “噢!”

    木兰溪眉毛一挑,目光落在激战的陈阳身上,脸上露出好奇之色,嘀咕道:“我现在对他,越来越有好感了,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见此,黎疏衡嘴角露出狡黠的微笑。

    旁边宣雅、胡东哪里不知黎疏衡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人相视一笑,都乐见其成。

    “哼!”

    这时,甲金弟子中,段云贤发出一声冷哼。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刻钟,是目前为止,拖延时间最长的一场战斗,这让段云贤对任刚感到非常不满。

    “二星八重而已,居然浪费这么多时间,任刚不能进阶三星境界,果然是有原因的,因为他就是废物。”

    段云贤冷声道,面色不悦。

    已经被淘汰的卫粱,阴沉着脸,对正在激战的任刚传音道:“还不快把陈阳收拾掉,你难道想让段师兄失望吗?”

    听到传音,任刚不禁皱眉,此刻他已经捉襟见肘,哪里还有工夫去回复卫粱。

    这一战,把他打得十分憋屈。

    他本以为,能碾压陈阳,在段云贤面前挣表现。

    可谁知,现在居然变成了缠斗的局面。

    而且在急速的战斗过程中,他发现陈阳的剑法非常刁钻,看似两人势均力敌,但他完全是被陈阳牵着鼻子走。

    别说防御了,就连进攻,他逐渐也发现,都是顺着陈阳的套路在进行。

    一切,似乎陈阳都安排好的。

    这让他感到十分震撼,已经完全收起了之前对陈阳的轻视,竭尽全力地战斗。

    可惜,任他如何努力,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脱离陈阳的掌控,只能顺着陈阳的套路继续缠斗。

    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他从未出现过。

    战斗越是继续下去,他越感到可怕。

    “若是继续下去,我必败无疑,而且还会受到段师兄的责备。”

    任刚把心一狠,不顾陈阳刺向自己左肩的一剑,直接放开斧柄,握住了斧背,朝着陈阳的胸口劈下去。

    任刚以为,这种两败俱伤的战斗方式,会让陈阳心悸。

    要么陈阳退后拉开距离,要么对攻。

    可他攻的是胸腹,陈阳攻的肩膀。

    无论陈阳做出哪个选择,都对他更有利。

    可这时,陈阳的一句话,却让他毛骨悚然。

    “很好,这才是我要的。”

    陈阳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不闪不避,剑招不变,直接迎击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