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91章 告别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泓然一脸意外之色:“罗伯,我怎么不知道,宫内有传送阵?”

    罗慎解释道:“传送阵的事情,我只是有所耳闻。据说那个传送阵,就在皇宫的地底。而且因为传送阵是通往十分危险的地方,所以传送阵被关闭了起来,不允许任何人使用。随着时间的流逝,传送阵的事情,也就很少人知道。”

    李泓然疑惑道:“通往十分危险的地方?什么地方?”

    罗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据说是离开了海州,到了一个不属于垂悬楼,也不属于南海道宗管辖的区域。”

    辛元国没有门派,皇室就是这里最大的势力,受到垂悬楼的统治,所以他们也了解海州的情况,知道垂悬楼和南海道宗。

    不过,极阴宫、十三州这些信息,就不是李泓然、罗慎可以知道的了。

    李泓然皱了下眉头,遗憾地对陈阳道:“陈兄,那个传送阵不知通往何处,且十分危险,只怕对你没用。”

    殊不知,陈阳此刻心潮澎湃,已经在思索着,如何想办法使用辛元国的这个传送阵。

    都他看来,通往危险的地方,十有八九就是前往极阴宫的领地,不然的话,传送阵也不会被封存起来。

    不过,到底会有多危险,不得而知,这却是让陈阳有些心里打鼓。

    而且传送阵属于辛元国皇室,要想借用,绝不是那么容易,毕竟这种事情还轮不到李泓然决定。

    思索了下,陈阳看向李泓然:“如果有机会,带我见识一下传送阵。”

    “等从鹰山殿出来,我就会返回皇城一趟,陈兄正好可以与我同行。”

    李泓然面露为难之色,道:“不过,传送阵就连我也不知情,要想见到只怕不容易。但陈兄放心,我会尽力请求父皇恩准,想必看一看传送阵,父皇也不会拒绝。”

    “多谢。”陈阳道了声谢,问道:“我们何时前往鹰山殿?”

    “明日。”李泓然眼睛放光,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陈阳点头:“好,明日我到城主府与你们会和。”

    李泓然和罗慎一起把陈阳送走,回到和客厅,罗慎犹豫了下,终究没有告诉李泓然陈阳的真实境界。

    罗慎不想因为陈阳过高的境界,而改变了李泓然和陈阳交流的态度和方式,那样的话,对李泓然拉拢陈阳不利。

    现在的情况看来,陈阳或许和李泓然,真的能成为朋友。

    到时候,李泓然就算争夺皇位失败,至少有陈阳作为靠山,不会被其他皇子杀害。

    ……

    陈阳回到杨府,并未告诉杨茗城主之位的事情。

    直到郡守的任命下达,杨茗这才知道,陈阳居然真的让自己成为了云暮城的城主。

    就在几天前,她还在为弟弟的病况挣扎,还在为了防备袁家而警惕。

    可现在摇身一变,不仅境界达到了神魄境,还成为了云暮城的城主。

    这一切,简直就像是在做梦。

    送走了传令的官员,杨茗立刻来到后院,看了眼陈阳紧闭的房门,她犹豫了下,并没有去打扰。

    月色下,她就这样望着陈阳的房间,过了小半个时辰,这才把目光转开,移步离去。

    但就在她转身之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陈阳笑着道:“怎么不进来?”

    “原来知道我在外面,那你刚才怎么不邀请我进去?”

    杨茗撇了撇嘴,一脸不悦道。

    “我这不是来了吗?”

    陈阳一把抓住了杨茗的手,没等杨茗反应过来,两人已是进入了房间之内。

    “这……这是怎么回事?”

    杨茗能清楚地感应到,自己是闪现进入房间,而不是移动,这让她十分震惊。

    “我有镜像法则。”

    陈阳简单解释了句,面色变得郑重,道:“杨茗,我会离开一段时间,可能很久之后才会回来。这段时间,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杨茗眼中闪过失落之色,嘴上却笑道:“你说这些干什么,你帮我已经够多了,难道还要照顾我下半生?”

    “不要逞强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

    陈阳看着杨茗的眼睛,正色道:“你相信我,我会回来的,我会尽快回来。”

    “不,我……”

    杨茗还想强撑笑颜,但却终究做不到,扑在了陈阳的怀里,肩膀松动,竟是抽泣了起来。

    她看似女强人,但内心又岂会没有柔弱的地方。

    陈阳拍了拍杨茗的后背,安慰道:“对不起,是我……”

    “你能不走吗?”

    杨茗抬头望着陈阳,泪水弄花了她的妆容。

    “不行。”陈阳摇了摇头,道:“我要去找我的妹妹,她在非常遥远的地方。”

    沉默了下,陈阳道:“如果你愿意与我同行,我可以带你一起。不过,你会一直待在我的小世界里,几乎不能外出。”

    “谁说我要和你同行?”

    杨茗擦了擦眼眶中的泪水,从陈阳的怀里推开,脸上又恢复了笑容,道:“我告诉你,我只等你十年,如果十年你没有回来,到时候我就嫁人了。”

    “十年是吗?”

    陈阳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十年之内,我一定会回来。如果做不到,我……”

    “做不到,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杨茗眨了眨眼睛,转身朝着外面跑去,泪水夺眶而出,语气却故作镇定,道:“明天走的时候不要叫我,我可是要成为城主的人,必须好好准备一下才行。”

    “杨茗……”

    陈阳追了一步,停了下来,无奈地摇了摇头,低声道:“对不起。”

    ……

    第二天陈阳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见到杨茗,但他能感应到杨茗躲在房间里偷看自己。

    陈阳不想再让杨茗更伤心,没有去见面,和杨良、小余告别之外,径直去了城主府。

    “陈兄。”

    李泓然已经等在了城主府门口,立刻迎上来对陈阳拱手行了一礼,指向旁边的马车,邀请道:“车已经备好,请上车。”

    陈阳登上足有几十平米的马车车厢,这才发现,里面已经有另外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