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2章 强拿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泓然面色难看,但为了让李宰知道秘籍的厉害,他只能硬着头皮道:“父皇,儿臣请求你观看一下秘籍,你看过之后,我相信,你一定会有所改观。我甚至可以发誓,这些秘籍,足以改变我们整个家族的命运。”

    “放肆!”

    李宰呵斥一声,脸上露出不悦之色,沉声道:“泓然,我怎么做事,用得着你来教吗?”

    “不敢。”

    李泓然见李宰发怒,连忙低下头,一脸无奈、尴尬之色。

    李宰瞥了眼陈阳,沉声对李泓然道:“陈尔虽然达到四星境界,天赋不凡,但手中掌握的秘籍,岂会比得上我们李家。我知道,你是有心想要帮这位朋友,但也不至于为此说谎。”

    “父皇,我没有……”

    李泓然想要辩解,李宰冷声道:“够了,你还嫌丢脸丢得不够吗?”

    “我……”

    李泓然张了张嘴,终究没有再开口,只觉心中憋屈,偷偷瞄了眼陈阳,给了陈阳一个歉疚的眼神。

    陈阳倒也没有责怪李泓然,反正李宰的态度,他已经看出来,要想使用皇室的传送阵,只怕不是那么容易。

    李宰把桌上的灵牒往陈阳面前推了推,道:“陈尔,灵牒你拿走吧,这份礼物,我不需要。”

    “既然送出去,哪里有收回了的道理。”

    陈阳并没有去接桌上的灵牒,道:“至于如何处理这块灵牒,还请前辈自行决定。”

    李宰不置可否一笑,看那样子,显然是没有把灵牒放在眼里,打算将其毁掉。

    陈阳不想浪费时间,直奔主题:“前辈,我此行的目的,想必泓然已经对你提过。不知你们的传送阵,可否借我一用?”

    “不着急谈论此事。”

    李宰摆了摆手,话锋一转,道:“陈尔,你和泓然一起去了鹰山殿,我得到消息,你得到了风喉,还在泓然府上造成了不小的动静,可有此事?”

    闻言,李泓然面露惊讶之色,转头看向陈阳,眼神中也透着询问。

    昨日发生的事情,李泓然还历历在目,但他却从没想过,那是风喉造成的。

    那件传说中的宝物,陈阳真的找到了吗?

    面对李宰的询问,陈阳没有直接回答,笑道:“看来前辈的情报网络很强,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李宰逼视着陈阳,沉声道:“你只需要回答我,你是否得到了风喉?”

    “是。”

    陈阳知道否认没有用,很干脆地承认道。

    得此答复,李宰眼中闪过精芒,隐含贪婪之色。

    李泓然则是目光一亮,为陈阳感到欣喜。

    但李宰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目瞪口呆:“陈尔,既然风喉在你的手中,那你就交出来吧。”

    “什么?”

    李泓然看向自己的父亲,脸上满是意外之色,以为自己听错了。

    李宰并未理会他,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阳,虽然没有释放出气势、能量,但目光中的逼迫十分强势,摆明陈阳不交出风喉,他就要用强。

    陈阳并未惧怕,这样的事情,他见过太多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换做别人,一样会来抢夺风喉。

    他对李宰问道:“前辈,使用传送阵的代价,就是把风喉交给你吗?”

    “传送阵不能使用。”李宰摇了摇头,沉声道:“不过你放心,你把风喉交出来,我会给你一笔资源。”

    “呵呵。”陈阳轻笑一声,道:“前辈,这交易,是否有些不太公平。”

    李宰面若寒霜,冷声道:“无论是否公平,我既然提出来,你就必须接受。”

    “强买强卖?”陈阳撇了撇嘴,笑道:“风喉不是你的,你非得拿走,未免太没有高人风范了吧。”

    见陈阳态度放松,李宰的目光更冷了几分,沉声道:“辛元国境内的一切,都属于我们皇室。现在,你拿走了我们的东西,我用资源与你交换,已经是仁至义尽。如果你不识抬举,我便是抢走你的东西,你又能如何呢?”

    见李宰杀气腾腾,李泓然面色难看之极,忙道:“父皇,风喉的确是陈兄找到,你却要强行夺走,未免……”

    “住口。”

    李宰瞪了眼李泓然,面露不悦之色,道:“我没有直接抢夺,已经看在你的份上,若是换做别人,胆敢私藏风喉,那是要入罪的。”

    李泓然皱眉道:“可……”

    才刚刚说了一个字,李宰恐怖的气势压迫下来,李泓然气血凝滞,连呼吸也难,更别说是开口说话了。

    李宰体内星能涌动,冷声对陈阳道:“现在立刻把风喉交出来,我可以给你一定的资源,否则,你不仅会失去风喉,还会失去自己的性命。”

    陈阳一脸无辜的表情:“实不相瞒,风喉并不在我的手上。”

    李宰冷声道:“那在谁的手上?”

    陈阳道:“风喉在银月手上,昨日我使用,是她借给我的,如果想要风喉,只怕前辈你还得去找她。”

    李宰威胁道:“你不要骗我,否则,我会让你后悔。”

    “我哪里敢。”

    陈阳脸上露出畏惧之色,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前辈,要不我们现在就是找银月,不然出现意外,她离开都城,可就不是那么好找了。”

    李宰也担心走漏了风声,到时候风喉就会落入别人的手中,于是他起身道:“好,现在就去。”

    他并未大张旗鼓,左手提着陈阳,右手提着李泓然,腾空而起,眨眼间便落在了李泓然的府邸之内。

    有过往的仆人、婢女,见到皇上突然驾到,都大吃一惊,连忙跪拜行礼。

    李宰看向身旁的陈阳:“银月在哪里?”

    “这边。”

    陈阳当即带路,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让李宰以为他被武力威慑,乖乖听话了。

    李泓然连忙跟上陈阳,面露愧疚之色:“陈兄,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怪你,作为一名帝皇,你父亲做的也没有错。”陈阳笑了笑,心里补充了句:“他错就错在,抢错了人。”

    说话间,陈阳三人停在一处小院门前,陈阳回头对李宰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