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345章 态度不同

第5345章 态度不同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现在就出去抓妖族。”

    大炮一听陈阳要对银月使用夺命之术,激动不已道:“快,快打开小世界之门。”

    陈阳摇头道:“极阴宫很快就会大肆搜捕我,这个时候你出去,只是送死。”

    “难道只能等?”大炮看了眼地上的小蛇,一脸担忧之色。

    陈阳把目前的计划告诉了大炮,然后道:“明日我们就离开,先抓个凶恶的妖族,帮银月夺命。”

    《仙魔道典》中的方法,希望不大。

    就算有救治银月的办法,短时间肯定凑不齐材料,所以不如直接帮银月夺命。

    “大炮,你的情况怎么样?”

    陈阳看向大炮,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炮为除了他、小师妹、老李之外的人,这样奋不顾身地“送死”,还好活下来,不然的话,陈阳觉得自己肯定会疯。

    “我能怎么样,当然是生龙活虎。”

    大炮蹦跶了两下,眼睛一直盯着银月,皱眉道:“我已经很努力修炼了,但还是太弱。”

    “这不怪你,真要怪的话,也应该是怪我,毕竟是因为我,才会让你们受伤。”

    陈阳苦笑了下,看着大炮身上纵横交错的伤口,疑惑道:“奇怪,大炮你承受的攻击很强,伤势也很重,为何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

    大炮摇了摇头,蜷缩在银月的旁边,低声道:“我好困,先睡一会,明天记得叫醒我。”

    说完,大炮鼾声响起,已是睡着了。

    陈阳赶紧再查看了大炮的伤势,发现大炮虽然重伤,但体内机能十分活跃、旺盛。

    这种现象,让陈阳感到古怪,更加担忧大炮的安危。

    ……

    阳光洒在桃溪村,村里的人们纷纷从家中走出,开始进行一天的劳作。

    嗒嗒嗒……

    这时,马蹄声响起,一群身着铠甲的骑士出现,约有百人,不由分说把整个村子给围了起来。

    一辆宽大的马车,缓缓驶入了村中。

    村民们躲得远远的,生怕得罪了那些气势汹汹的骑士。

    马车停下,两名身着黑袍的中年人走出来,环视一圈周围的村民,两人表情完全不同。

    其中一人神色平和,目光中带着几分善意。

    另一人则是面色冰冷,气势居高临下,仿佛一众村民在他的眼中,就是一堆没有生命的石头。

    这时,为首的骑士朗声喊道:“林浪何在?”

    早已得到消息的林浪连忙从人群中走出来,对骑士躬身行了一礼,恭敬道:“林浪拜见崔校尉。”

    崔校尉骑在马上,沉声问道:“林浪,昨日有没有可疑的人物,经过此地?”

    “有。”

    林浪点了点头。

    闻言,那两名从马车走出的黑袍人,都是目光一亮。

    其中面色冰冷的中年人,厉声问道:“快说,那人有何古怪,长什么样子?”

    林浪只觉对方十分危险,回答道:“那人突然出现,从妖族手中救下我的孩子,然后朝着那个方向去了。”

    说着,林浪指了指昨日陈阳离开的方向,随即凝聚星能,在空中画下了陈阳的面容。

    “就是他!”

    阴冷中年人眼中闪过精芒,喝问道:“他离开之后,可有再次出现。”

    “没有。”林浪摇了摇头。

    “你撒谎。”

    阴冷中年人怒斥一声,恐怖的气势将林浪笼罩,林浪不堪重负,身子噗通趴在地上,口中哇地喷出鲜血来。

    见此,村民们都吓得往后退,一脸畏惧地看着阴冷中年人。

    从中年人的装束来看,应该是极殿的仙师,可极殿的仙师个个都善良温和,从不欺压人,这凶戾的仙师,却是一反常态。

    这时,村民们发现,阴冷中年人衣领上的印记,和旁边另一名黑袍人不同。

    另一名黑袍人的印记,大家都记得,就是极殿的标志,是一轮明月。

    而阴冷中年人衣领上的印记,则是一把锋利的黑色匕首。

    难道,此人不是极殿的仙师?

    村民们心里又是恐惧,又是疑惑,连大气也不敢喘,一时间是鸦雀无声。

    “白堂主,他不过是一个村长而已,你这样欺压他,未免太过了。”

    就在这时,另一名黑袍人走出来,右手轻轻一抬,趴在地上的林浪只觉一道软绵绵的力量加持在身上,他立刻就站了起来,那压迫的气势也随之消失不见。

    “伏堂主,他撒谎,就算杀了他也不为过。”

    被称为白堂主的阴冷中年人,瞥了眼另一名黑袍人,沉声道。

    伏堂主语气依旧随和,笑着道:“你说他撒谎,总得有证据吧?”

    白堂主沉声道:“他和陈阳毫无关系,陈阳岂会救他的孩子?依我看,就是他把陈阳藏了起来,不然的话,我们怎么会连一点能量波动也追踪不到?”

    “大人冤枉。”林浪连忙道:“那人昨日突然出现,我原本是拦截他询问通关牒文,谁知他却出手救了我孩子,之后我和他再无任何交集,还请大人明察。”

    “哼,你若是不说出真相,我就杀了你!”

    白堂主神色凶戾,弹指一道星芒朝着林浪的手臂攻去,俨然是要打断林浪的手臂。

    见此,林浪大惊失色,想要躲避,却来不及。

    不过,伏堂主并未袖手旁观,出手拦住了攻击林浪的星芒,笑着对白堂主道:“那陈阳救了这村长的孩子,也没什么稀奇,只能说明陈阳是个善良的人。你因此便要杀这村长,未免有些过分。”

    “鬼元州是我们极阴宫的,这些蝼蚁,我想杀就杀。”

    白堂主面露愠色,冷笑一声,道:“伏堂主,你维护这些蝼蚁,还说陈阳是善良之人,莫非你是要违背上面的指令?要知道,那陈阳可是阴主点名要的人,如果找不到,你负担得起责任吗?”

    “我说陈阳善良,又没说不抓他,你不要扭曲我的意思。”

    伏堂主依旧面带笑意,一副老好人的样子,转头对林浪道:“你们也不必害怕,我们会明察秋毫,绝不会错杀好人。”

    白堂主怒道:“伏凌,你这种方式,何时才能找到陈阳?以我之见,把这些人先杀一半,看他们还敢不敢隐瞒!”

    话音落下,白堂主已是猛然出手,朝着不远处的村民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