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0章 宣战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方玄,你……”

    葛吟翔追了两步,随即停了下来。

    聂恬忙道:“舵主,你快拦下东方玄,如果他去找彭岩,只怕后果会比纪副舵主更惨。”

    “不会。”

    葛吟翔摇了摇头,道:“东方玄的背景应该不简单,不然的话,彭岩就直接对他下手了,而不是把他发配到永亭分舵来。”

    沉思了下,葛吟翔看了眼纪由俭,道:“这件事,看来比我们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堂主肖炼问道。

    葛吟翔把灵牒交给肖炼,道:“按照东方玄的话,立刻搜集灵牒中的灵草。”

    肖炼眉头紧锁:“舵主,你真的相信,东方玄能治好纪副舵主?他又修炼阵法,又修炼丹道,怎么可能样样精通?”

    另一人道:“而且,他说要在一年之内进阶霸侯,如今他才四星三重,就算他的天赋再高,也不可能做到这点。更何况,我们分舵的修炼环境恶劣,他在这里,只会事倍功半。”

    “东方玄的确是个人才,但并不是什么都能做到。我们还是想想办法,从别的途径救治纪副舵主,并且为他报仇。”

    在场众人,都不认为陈阳能解决所有的问题。

    葛吟翔也无法信任陈阳,他思索片刻,对肖炼吩咐道:“你照我说的办,去搜集灵草。我会联系永亭分舵的老朋友、老部下,看看能不能把的彭岩的罪行,直接上报副殿主。”

    肖炼赞同道:“如果有副殿主出面,只要坐实了彭岩的罪行,向燃也保不住彭岩。”

    聂恬沉吟道:“此事涉及向护法,只怕愿意帮忙的人不多。而且,就算到时候,真的解决了彭岩,向护法也会记恨我们整个永亭分舵,后果会变得更复杂。”

    这话让众人的面色变得难看,后果的确是要思考的问题。

    “仇,一定要报的。”葛吟翔态度坚决,接着道:“另外,我会带着纪副舵主去羽观城找岳志浅,他是鬼元州最高明的炼丹师,医术至臻化境,只要他出面,必然能救治纪副舵主。”

    肖炼皱眉道:“可是,岳护法早已发誓,除了他的亲戚之外,他不会救治极殿中的任何人。”

    “无论如何,我必须尝试,不能把希望都放在东方玄的身上。”

    葛吟翔当即对永亭分舵的事务进行了安排,然后带上纪由俭,立刻启程前往羽观城。

    ……

    陈阳回到虎噬峰,二话不说,直奔彭岩的住处。

    他没有敲门,一脚直接踢开了大门。

    砰轰的响声,惊动了里面的侍女,纷纷朝着这边看过来,惊疑地盯着陈阳,但并未惧怕。

    她们已经见惯了彭岩欺负别人,认为陈阳闯进来,不过是自讨苦吃罢了。

    一名侍女走上前来,盈盈一拜:“阁下……”

    “彭岩呢?”陈阳冷声打断道。

    “东方玄!”

    没等那侍女回应,一声厉喝响起,彭岩从府内冲出来,虎视眈眈的盯着陈阳,冷笑道:“你好大胆子,竟敢闯进我的府邸,你就不怕……”

    “少废话。”

    陈阳踏前一步,锐利的目光盯着彭岩,道:“纪由俭是不是你打伤的?”

    一听此言,彭岩脸上露出不屑的笑意:“怎么,纪副舵主受伤了吗?我怎么不知道?”

    虽然他这样说,但那副表情却已是告诉陈阳,这件事就是他干的。

    陈阳目光一凝,沉声道:“彭岩,有什么冲着我来,别伤及无辜。”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彭岩不屑一笑,转身往府内走去,道:“纪由俭一把年纪了,却只是永亭分舵的副舵主,真是个没本事的废物。对了,我可是听说,他的脸上有个脚印。被人踩在脸上,这真是个奇耻大辱。可惜呀,他连找谁报仇也不知道。更何况,报得了仇吗?”

    听到彭岩居然把纪由俭踩在脚下侮辱,陈阳心头更是愤怒。

    他死死地盯着彭岩的背影,沉声道:“彭岩,纪由俭的仇,我会替他报的。无论凶手是谁,我都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说完,陈阳转身便往外走去。

    彭岩回头,讥笑道:“怎么,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说这番话?”

    陈阳没有理会,径直走出了门。

    彭岩眼中闪过冷芒,犹豫了下,并未出手,不以为然道:“东方玄,你也不看看自己有什么本事,我倒是想看看,你拿什么报仇。到时候,可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性命给丢了。”

    “你好自为之吧。”

    陈阳留下最后一句话,扬长而去。

    “杨鸥,被发配到永亭分舵去做巡检使,一辈子只能留在永亭分舵,居然还敢和我叫板。如果你真敢来报仇,我会把你剁成肉块。”

    彭岩不屑地摇了摇头,根本没有把陈阳的话放在心上,只当陈阳是个跳梁小丑。

    ……

    “彭岩这个混蛋,不仅重伤纪前辈,还将其踩在脚下侮辱,如果这个仇,我不帮纪前辈报,我枉为人也。”

    陈阳回到永亭分舵,心里还难以平息。

    一想到纪由俭被彭岩踩在脚下,他就难受,可想而知,这对纪由俭本人有事多么大的耻辱。

    “怎么样,东方玄,纪由俭有没有答应,取消对你的任命?”

    见陈阳回来,聂恬上前问道。

    “我不是去让他收回任命的。”

    陈阳摇了摇头,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返回虎噬峰,被发配在永亭分舵,对他来说有利无害。

    而且,他本就已经决定,留在永亭分舵修炼,任命就更无所谓了。

    至于巡检使的职责,他相信葛吟翔会帮他想到办法应对。

    聂恬却不知陈阳所想,疑惑道:“那你去找彭岩干什么?”

    “告诉他,我以后会杀了他。”

    陈阳眼中闪过冷芒,随即恢复平静,往自己的住处飞去,道:“聂前辈,我要闭关几日,告辞。”

    “东……”

    聂恬张了张嘴,并没有挽留陈阳。

    看着陈阳的背影,她皱眉道:“太莽撞了,竟然去想彭岩宣战,岂不是让彭岩更加防备。说不定,还会想方设法,把你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