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595章 奇怪的种族

第5595章 奇怪的种族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卞忍的怒喝,在海沟回荡,强大的气流,鼓荡得水流剧烈涌动起来。

    铛铛铛的声音响起,洞窟中关押的人,都被惊动,不少人透过门上的小窗口,朝着外面看出来。

    因为角度的限制,他们只能看到卞忍的两只脚,只知道这是一名巨人,却不知到底是谁。

    当然,就算看到卞忍的模样,他们也未必知道,这是何人。

    “招惹具祭祀吗?这个举人想死了?”

    “真是愚蠢的家伙。”

    “绛允部落,中等的巨人族部落而已,居然敢在这里叫嚣,他好大的胆子。”

    ……

    形似牢房的洞窟中,传来阵阵声音。

    卞忍是个好面子的人,听到这番话,他更是愤怒。

    而且,面对他的怒喝,具野居然毫无反应,完全无视了他。

    他盯着具野离开的方向,对着那片黑暗的海域,大喊道:“具野,你的确比我强,但我卞忍勇猛无畏,绝不会任你掠夺。我们绛允部落,都……”

    没等卞忍把话说完,突然,黑暗中,一道白色的长条状影子,一闪而至,其形态,犹如一条白蛇。

    刹那间,“白蛇”停下来,只见其顶端长着一张人脸,不正是刚刚离开的具野。

    具野的脖子,连接着一条长长的白色肉体,尾端淹没在黑暗中,不知到底有多长。

    他这模样,倒像是半人半妖的形态,但却没有妖气波动。

    “他是什么种族?”

    陈阳心头一跳,却是没看出来,具野到底是什么种族。

    “卞忍,你想死?”

    具野的脸,停在了卞忍的面前。

    虽然他的面部,还没有卞忍的一颗牙齿大,但他的气势却十分强盛,完全把卞忍压了下去。

    卞忍面色凝重,但还是硬着头皮,冷声道:“具野,你们强……”

    砰轰。

    没等卞忍把话说完,具野往前冲击,宛若一把剑,穿透了卞忍的脖子,然后刷的收回。

    卞忍的脖子破开了一个洞,鲜血直流。

    对于具野的攻击,他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你……”

    卞忍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具野那冰冷的目光,他不敢再开口。

    “这里是无极台。”

    具野神色淡漠,那张脸刷的收回,道:“滚。”

    眨眼之间,具野又消失了。

    这一次,卞忍心中更是愤怒,但他却已是不敢再多言。

    “具野,这口气,我早晚会报。”

    卞忍心头狠道。

    他本打算卖了陈阳,赚一笔星石,没想到居然不仅星石没得到,还被具野侮辱。

    陈阳没料到,竟然出现这样的变化,哈哈一笑,对卞忍拱手道:“尊贵的卞忍大人,你还是赶紧走吧,走慢了,我怕你死在这里。”

    卞忍目光眯缝了下,瞪着陈阳,沉声道:“小子,你别高兴太早,无极台将是你的人间炼狱。”

    陈阳笑道:“你不远万里,把我送到人间炼狱,我可真是感谢你了。”

    “哼。”

    卞忍冷哼一声,恨不得立刻杀了陈阳,但却又忌惮具野,不敢出手。

    徐凌峰面露为难之色,对卞忍拱手道:“卞忍大人,你还是赶快走吧,否则具野大人会生气的。”

    “无极台就是这样做生意的。”

    卞忍抱怨了句,因为忌惮具野,他甚至不敢太大声。

    此刻,他哪里还有脸留在这里。

    他不再多言,朝着上方而去,离开了海沟。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

    陈阳腆着脸,对身旁的徐凌峰一拱手,然后道:“前辈和无极台的恩情,晚辈铭记于心。日后若是有机会,我必然报答。现在,我还有要事处理,告辞。”

    “谁说你能走?”

    徐凌峰冷笑一声,态度和面对卞忍、具野的时候,都不同,十分冷漠:“你现在已经是无极台的角斗士,要么战死,要么荣耀,你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闻言,陈阳诧异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你不知道无极台?”

    这下子,轮到徐凌峰意外了。

    虽然神海广阔,许多势力之间很少有往来,但无极台名声之大,众所周知。

    可眼前之人,竟然不知道无极台。

    陈阳理所当然道:“不知道无极台,这很奇怪吗?”

    “真是孤陋寡闻的小子。”

    徐凌峰轻笑一声,道:“跟我来,去天平阁,具祭祀还在那里等你。”

    这地方十分诡异,那具野更是深不可测的高手,陈阳也不敢贸然离开,只得跟上了徐凌峰。

    徐凌峰显然没耐心给陈阳介绍有关无极台的信息,一路上一言不发。

    两人穿过海沟,循着远处的亮光而去,到了半程的时候,周围终于出现了不一样的建筑,不再是一座座监牢式的洞窟。

    一栋栋建筑物,依靠海沟的峭壁建立,恢弘、古朴、霸气。

    其中有一栋建筑,十分特殊,并不是石材建造,而是一个巨大的海螺雕铸而成。

    海螺足有三十米高,坐落在一座形似天平的岩石一侧,难怪名为天平阁。

    徐凌峰在天平阁门口停下,有人迎接上来,为他带路。

    作为一名一重地师,徐凌峰的地位,其实并不低,只是本以为卞忍是九重地师,所以刚才,他才会直接出面接待。

    如果换做一般人,自然轮不到徐凌峰出面。

    进入海螺建造的天平阁,陈阳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虽不至于金碧辉煌,但也颇为壮观,尤其是一些海底植物、宝物的装饰,更是美轮美奂。

    在三楼一处房门前停下,徐凌峰对着房门躬身行了一礼,恭敬道:“启禀具祭祀,人已经带到。”

    “嗯,进来。”

    房内,传来具野的声音。

    房门自动打开,陈阳、徐凌峰进入,只见具野正站在一处书柜前,观察上面的书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徐凌峰不敢打扰,只能在后面默默地看着。

    所幸,具野很快就转过身来。

    他看了眼陈阳,微微皱眉,对徐凌峰道:“为什么,他没有戴手环?”

    徐凌峰忙解释道:“我以为他是具祭祀要的人,所以不敢轻易给他戴上手环。”

    “现在给他戴上。”具野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