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778章 有个问题

第5778章 有个问题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严文直奔莫亭山的山谷,飞速而入,脸上满是愤怒、后怕的神色,不等面前的莫亭山发问,便吐苦水道:“太危险了,陈阳简直是个疯子,他差点杀了我!这个混蛋,不得好死!”

    严文只是去送灵牒而已,现在却一副死里逃生的模样,让莫亭山十分疑惑。

    他放下手中的书籍,问道:“怎么回事?”

    严文气急败坏道:“陈阳简直是狂妄自大,他拿到灵牒之后,得知莫师兄你邀请他,他竟是出言不逊,说师兄你根本不配邀请他。并且,玄苍弟子的位置,他要定了,师兄你休想!”

    闻言,莫亭山的面色刷的就变了,拳头握紧,体内能量涌动,沉声道:“之后呢?”

    严文接着道:“我替莫师兄你说了几句话,他便要对我动手,如果不是莫师兄你的威名,只怕我已经被他杀了。

    陈阳嚣张之极,他说师兄你就是嫉妒他的天赋和才华,所以才邀请他去福缘亭,想要设下弥天大阵,把他谋杀。

    他还说,如果一对一,莫师兄你不是他一根手指头的对手,必死无疑。

    而玄苍弟子的位置,你根本不配,休想从他手中抢走。

    你甚至说,莫师兄你如果识相,就立刻去他的山谷,对他磕头认错道歉,他可以放你一马。

    否则,福缘亭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陈阳此人,简直……”

    “够了。”

    莫亭山一掌打在桌上,腾地站起,打断了严文的话。

    严文面露恭敬之色,慌忙低下头,一副唯唯诺诺的紧张表情,道:“莫师兄,我只是转述陈阳的话,并非有意冒犯师兄。”

    严文所言真假,莫亭山也无法确定。

    但刚才那些话,还是让莫亭山无比愤怒。

    他一直以来,都自视甚高。

    陈阳的出现,的确让他感到了一丝自卑,如果说他不嫉妒陈阳,那是假的。

    毕竟,一重地师能击败八重地师,这是整个西极大陆历史上,也从未出现过的奇迹。

    创造这个奇迹的人,自然是天才中的天才。

    如果和陈阳没有冲突,莫亭山或许会去结交这样的人。

    但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杀了陈阳,将其碎尸万段!

    “居然让我去赔罪道歉,陈阳,你以为自己是谁?你以为你的天赋,就足以让你笑傲群雄了吗?”

    莫亭山目光眯缝了下,沉声道:“既然你想争夺玄苍弟子之位,那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见激怒了莫亭山,严文心头暗喜,但表面却没有表现出来,忙道:“莫师兄,陈阳会不会是故意激怒你,然后不去福缘亭?”

    “不会。”

    莫亭山面露思索之色,道:“他是天才,为人傲慢自负,既然说会去,那就肯定会去。可惜,他高估了自己,低估了我。或许,他能击败别的九重地师,但我,岂是别人能比的。”

    严文吹捧道:“莫师兄的实力,地师之中,无人能敌。”

    莫亭山瞥了眼严文,道:“明日福缘亭之战,你也来吧,亲眼看我杀了陈阳!”

    “好。”

    严文一口答应,没有什么事情,比明天见到陈阳被杀更爽的。

    那个狂妄自大的家伙,竟然敢威胁我、无视我,现在我略施小计,你不也一样要死。

    ……

    福缘亭。

    一座位于险峻孤峰的亭子,因为周围有强烈的能量风暴,且这里没有特殊的资源,所以几乎没人会来这座亭子。

    不过,因为在许多年前,曾经有人在这里得到了大机缘,所以福缘亭的名声流传至今。

    在多年前,还有人在这里来碰机缘。

    但现在,福缘亭已经荒废了。

    此刻,一尘不染的亭子内,有两个人。

    一人坐着,一人站着。

    坐着那人气定神闲,正是莫亭山。

    站着那人是一脸期待之色,正是严文。

    “时辰已到,陈阳还未出现,莫非他是害怕了?”

    莫亭山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不耐之色。

    严文道:“陈阳嚣张狂妄、自以为是,断然不会爽约。”

    莫亭山沉吟道:“他如果真敢赴约,就算最后被我杀死,我也敬佩他的勇气。”

    风暴呼啸,一道身影出现,飞落在孤峰上,站在福缘亭外。

    此人,正是陈阳。

    莫亭山眼中闪过冷芒,上下打量着陈阳,如果不是知道陈阳的底细,他完全无法想象,这名一重地师,竟然天赋逆天,能击杀八重地师。

    不过,这又如何。

    莫亭山自信,陈阳绝非自己对手。

    他沉声道:“你总算来了,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

    陈阳也是第一次见莫亭山,对方的外表和气势,完全看不出来,是个阴狠、善妒之人。

    这就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笑了笑,对莫亭山道:“莫师兄,我给过你机会,只要你道歉,我就放你一马。至于所谓的玄苍弟子,我并无兴趣,你想要,尽管拿去。”

    “放我一马?你配?”

    莫亭山哑然失笑,戏谑道:“陈师弟,你的事迹,我听严文谈过,的确是令人震撼。不过,你杀了尹禾之后,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以为,就凭那点力量,你就能击败我吗?或许,天赋我不如你,但实力,我绝对在你之上。”

    “许多人都认为,你会晋升玄苍弟子,这说明,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不过,我也不弱。”

    陈阳神色镇定,瞥了眼严文,然后道:“莫师兄,我相信我们之间的纷争,是因为严文挑拨离间。现在,我给莫师兄你最后一次机会,严文留下,只要你放下嫉妒心,对我道歉,你就可以活着离开。否则,我就只能,把你们都杀了。”

    严文怒喝道:“在莫师兄的面前,你居然还敢口出狂言,简直是不知死活!”

    莫亭山沉声道;“陈阳,你太狂妄了,看来,你是没遇到过厉害的人物!”

    陈阳做了个请的手势:“既然如此,莫师兄出手吧,让我领教一下。”

    “杀你,不着急。”莫亭山摇了摇头,然后道:“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