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890章 第5889张 咄咄逼人

第5890章 第5889张 咄咄逼人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奇迹塔是方圆万里之内,最强大的一个丹道势力,陶思行不是没想过带妹妹去,可正如王泽忠所言,他们支付不起诊金。

    当时那种情况,他最好的选择就是云华药谷。

    而且得知云华真人有办法救治妹妹后,陶思行自然不会做其他的选择,而是不遗余力地筹措诊金。

    可谁知,现在竟然变成了如此局面,想走也走不掉。

    他气的咬牙切齿,对王泽忠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凑不够诊金,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我妹妹死,就连陈阳要救她也不行?”

    “救她,哪有那么容易。”

    王泽忠摇了摇头,不以为然道:“陶思行,我知道你很想救治你妹妹,可这小子的话能相信吗?”

    “行,你不信我是吗?”

    陈阳哈哈一笑,对王泽忠道:“那我们分别发下循天誓,赌命。我救得了陶悦行,你死;救不了,我死。你敢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气氛顿时变得凝重。

    陶思行、陶悦行兄妹二人,已是对陈阳绝对信任,否则,陈阳岂会拼上自己的性命。

    就连王泽忠等云华药谷的人,也从先前对陈阳的怀疑,变得有些无法确定。

    至于赌命,风险太大,王泽忠当然不敢。

    可是面子还是不能丢,他冷声对陈阳道:“小子,你一个二重地师,居然敢在我面前嚣张狂妄。我如果要杀你,不过是弹指之间罢了。我奉劝你,赶快滚出云华药谷。否则,等你死在这里,你连后悔的的机会也没有。”

    “看样子,你不敢赌命。不过,杀我的言辞,你代表的是云华药谷的态度吗?”

    陈阳眼中闪过冷芒,扫了眼堵在门口的云华药谷众人,沉声道:“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不介意,先把你们这些人都干掉,然后再离开。”

    此言一出,云华药谷众人是哄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你们听到他说的话了吗,竟然要把我们都干掉,他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圣师吗?”

    “我保证,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嚣张的二重地师。”

    “王师兄,杀了他,他不过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垃圾罢了,容不得他在我们云华药谷耍横!”

    ……

    王泽忠面色越发冰冷,云华药谷虽然强盛,但在这片广阔的领地,只能算得上是三流。

    毕竟,云华药谷的谷主云华真人,也只是一位一重圣师。

    他仗着自己不俗的炼丹造诣,以及强大的管理能力,这才把自己创造的云华药谷经营得如今这般繁盛。

    可真要横行霸道,云华药谷还没有那个实力和底气。

    这也是为何,王泽忠与陈阳争辩,却始终没有出手的原因。

    但此刻,他彻底被陈阳激怒了。

    自己堂堂一重天师,境界势力比陈阳不知道强了多少,可居然被陈阳蔑视。

    如果不给陈阳点教训,岂不是让人耻笑。

    不过,没等王泽忠出手,一名八重地师的云华药谷弟子,就越众而出,朝着陈阳攻上去,冷喝道:“小子,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陈兄弟小心。”

    陶思行身形一动,立刻就挡住了那名云华药谷弟子的攻击。

    强横的能量,把整个建筑摧毁,并且冲击波还在往外蔓延,连外面的灵药田地也受到了波及。

    陶思行则是在挡住攻击后,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妹妹,然后腾空而起。

    众人纷纷腾空,从漫天烟尘中窜出。

    王泽忠看了眼损坏的药田,面色变得无比凝重。

    对云华药谷来说,这些种植的药材,就是他们的根基,绝对不允许损坏。

    虽然刚才,只是损坏了一点点,但在场众人,都必然会受到云华真人的责任。

    而且,王泽忠深知,绝对不能继续损坏药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竟敢反抗!”

    “找死!”

    “陶思行,你不想救你妹妹了,竟敢在这里出手!”

    云华药谷众人怒气冲冲,把陈阳三人团团围住,一个个星能涌动,跃跃欲试。

    “杀了他们!这些混蛋,是故意来药谷捣乱的。”

    娟秀站在人群外,她势力微弱,不敢参战,所以在外围煽风点火,希望陈阳几人赶紧死。

    她这几日与陶悦行相处,竟是没有丝毫同情,可谓是冷血无情至极。

    “都退下。”

    眼看众人就要进攻,王泽忠连忙喝止。

    陶思行是九重地师,其他人很难一击必胜,如果僵持,造成更多的药田损坏,到时候王泽忠必然要承担最大的责任。

    所以,他制止众人,打算亲自出手。

    众人散开,他越众而出,冰冷的目光锁定陈阳、陶思行、陶悦行三人,道:“你们境界不如我,我如果出手,瞬息之间就能秒杀你们。所以,我奉劝,你们还是不要闹事,乖乖给我滚回地面,然后交出身上所有的……”

    “废话真多,要出手就赶快!”

    陈阳打断了王泽忠的话,低头看向下面的药田,笑道:“呵呵,你是担心,毁坏药田吗?”

    “先杀了你!”

    王泽忠冷喝一声,刷的取出宝剑,挥剑攻向陈阳。

    见此,云华药谷的人都露出嘲讽之色,以为陈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家伙,终于要死了。

    陶思行则是大惊,左手抱着妹妹,右手打算帮陈阳阻拦王泽忠。

    可突然,王泽忠整个人愣在了空中,涌动的星能消散,他仿佛变成了一个雕塑,纹丝不动。

    这一幕,让所有都傻眼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而从王泽忠惊恐的表情来看,他此刻的举动,显然不是在他自己的控制之中。

    “怎么回事?”

    王泽忠惊慌失措,他只觉身上的要害部位和关键血脉,都被强大的力量压制,自己无法掌控身体。

    他看向陈阳,目光中偷着难以置信的恐惧,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不想出手的,你偏要逼我。”

    陈阳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会王泽忠,看向在场其他云华药谷的弟子,道:“你们呢,还要杀我吗?”

    众人不敢回应,甚至不敢与陈阳的目光对视。

    眼前古怪的局势,更是让他们对未知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