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5章 盯上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陈阳号令陆飞双,王泽忠一愣,这才明白,陈阳和陆飞双的关系,不是想象的那样。

    这情况,俨然就是主仆。

    陈阳区区二重地师,能号令四重天师,这到底是什么身份,可以让陆飞双如此言听计从?

    难道,陈阳来自某个大势力,是一位背景强大的少主?

    王泽忠心头咯噔一跳,觉得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陈阳笑了笑,开口道:“王泽忠,看样子,你们云华药谷是打算不死不休了吗?”

    王泽忠沉声道:“陈阳,你毁坏我们云华药谷的药田,就这么一走了之,似乎有些不妥吧。”

    他的言辞明显软了几分,没有了先前那么强硬。

    陈阳道:“当时是你们出手毁了药田,可不是我。”

    “但你也有责任。”王泽忠道。

    陈阳翻了个白眼,道:“该不会,你这么大阵仗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赔偿损坏的药田?我记得,那块药田种植的只是一些地接灵草,总价值不会超过五百青星石。为了五百青星石,你们也真是够吝啬。”

    王泽忠嘴角抽搐了下,原本准备好的凶恶话语,此刻却是不敢贸然说出口,怕给自己惹来麻烦。

    陈阳看出了王泽忠的顾忌,撇嘴道:“你就放心好了,我没有任何背景。不过即使如此,就凭你们云华药谷,还对付不了我。”

    “你……”

    王泽忠正欲怒骂,却又压制住了心头的怒火,沉声道:“陈阳,你不要太狂妄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

    陈阳耸了耸肩,懒得理会王泽忠等人,转身往住宿区走去,打算去找侯悔和郝峥嵘。

    “站住。”

    王泽忠连忙拦住陈阳。

    这时候,有彩云阁巡视弟子经过,忙走上前来,质问道:“你们干什么,想在这里闹事吗?”

    王泽忠没有理会巡视弟子,狠狠地瞪了眼陈阳,道:“你给我小心点,这件事,不会就此算了。”

    说完,王泽忠带着他的人离开。

    不过,他们并没有都返回云华药谷,而是留下人盯着陈阳,王泽忠带人回去报信。

    陈阳并未把王泽忠的威胁放在心上,和陆飞双回到了住宿区。

    找到侯悔二人时,他们正在察看《降龙伏虎拳》秘籍。

    很快,他们收起秘籍,侯悔回头对陈阳道:“陈师弟,这秘籍果然是真的,而且十分玄妙、强大。”

    郝峥嵘接过话头,道:“不过,秘籍太深奥、艰涩,不是一般人能修炼。尤其是对心性,也有一定的考验。现在整个正玄教,或许只有教主可以修炼。”

    陈阳道:“《降龙伏虎拳》是佛道特殊的神通,虽然强大,但别的流派想要修炼,绝非易事。最基础的,就是自身的星诀,要和神通契合。这一点,很难做到。不过,教主身为星尊,底蕴深厚,未必不能修炼。”

    侯悔话锋一转,问道:“陈师弟,接下来,你怎么打算?”

    “你们任务完成,可以返回正玄教了。至于我,要继续执行属于我自己的任务,你们就不用替我担心了。”

    陈阳笑着道。

    侯悔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返回正玄教。陈师弟,你虽然天赋异禀、势力强大,但留在天南域,还是要小心行事。”

    郝峥嵘道:“端木青云背景不凡,如果时机合适,你可以借助他的力量。”

    “小皇子为人淳朴,此次我们保护他,他必然铭记于心。日后如果我有求于他,他肯定会帮我。”

    陈阳若有所思,道:“不过,我并不想,让小皇子以为,我是在故意利用他。”

    侯悔道:“不到万不得已,你也不会求助于他。所以这一点,你倒也不用担心。”

    郝峥嵘道:“陈师弟,你自己保重,我们就走了。”

    “保重。”

    陈阳把侯悔二人送出了风云间,然后让他们带上赵妍去正玄教,目送他们远去之后,这才返回了风云间。

    就在他即将穿过风云间上空缭绕的七彩迷雾之时,突然,他感应到远处,有人在盯着自己。

    他停下来,仔细感应,发现是一名云华药谷的弟子在监视他,避免他偷偷溜走。

    不过奇怪的是,还有一道神识力,来自另一个方向。

    他看过去,隐约见到有人立刻藏进了金云间中。

    “难道是冯嘉誉?他还不死心?”

    陈阳有些哭笑不得,那冯嘉誉上次暗中追踪,最后见有鸾凤平在,便知难而退。

    他本以为,冯嘉誉应该已经死心了。

    可现在看来,冯嘉誉不敢对付端木青云,却把他这个“保镖”给盯上了。

    陈阳一阵无语,自己明明没招惹冯嘉誉,这算什么事儿?

    难道,冯嘉誉还有仇恨转移的技能,搞不定端木青云,就来搞自己?

    陈阳也懒得多想,转身就进入了风云间。

    ……

    王泽忠觉得自己丢尽了脸,心中气急败坏。

    先是被陈阳控制、戏耍。

    然后,陈阳奇迹地离开了云华药谷,众人都无法追踪他的行迹。

    之后,王泽忠倒是找到陈阳,却被陈阳可能存在的背景所震慑,灰溜溜地返回了云华药谷。

    王泽忠觉得,自己这辈子最低谷、羞耻的时刻,就是现在。

    “王师弟,可曾发现了陈阳?”

    曾茂见王泽忠返回,立刻询问情况。

    王泽忠面色难看,道:“曾师兄,事情比想象的复杂,那叫陈阳的小子,居然有一位四重天师的仆人。”

    “什么?”

    曾茂面露警容,道:“能有四重天师当仆人,这样的底蕴背景,至少也得是龙皇帝国直系皇族才有的待遇。”

    王泽忠皱眉道:“所以我怀疑,他的背景不简单,这让我感到十分为难。万一杀了他,惹来更强大的修者。届时整个云华药谷,都有可能被灭掉。”

    曾茂沉吟道:“话不能这么说,如果他真背景不凡,那我们更不能让他活着。否则,他会报复。所以,我们要做的,应该是暗中把他杀掉。如此一来,可以避免一切后患。”

    王泽忠眼中闪过精芒,沉默了下,道:“曾师兄说得对,不过这件事,得请示一下谷主,才能做决定。”

    “现在就去。”曾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