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4章 暗算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阳跟上周扬的脚步,踏在悬浮的木板上,心想万剑门、寒冬岭的人来了那么多次,浮桥完好如初,想必不会出现浮桥坍塌的意外。

    木板连接而成的浮桥,足有三千多米,走了好一会,万剑门众人这才到达对岸。

    回头望去,除了近处百米的浮桥,更远的区域已是陷入黑暗之中,不可视物。

    万剑门的阵法研究团队,常年在此工作,早已是了如指掌,就连路也不用看,一个个地跟着韩允,脚步极快地往前走去。

    前方黑暗渐渐散去,周围夜明珠放射出的光芒,将空间照亮。

    这是个庞大的地底世界,高达五百米,宽约千米,呈现为半圆形,将下方笼罩。

    正前方,一座长方形的棺材,矗立在冰冷的黑色地板上。

    说是棺材,只是棺材的形态罢了。

    毕竟,长达百米的棺材,用来装人类的尸体,实在是过于夸张。

    封闭的棺材表面,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符文深奥,难以参悟,但符文之间穿插的飞鹤雕刻,却是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而那些符文,若是模糊了看,仿佛云朵般层层叠叠。

    如此一来,棺材表面雕刻的画面,就成了仙鹤在云层中嬉戏,栩栩如生。

    陈阳恍然明白,难怪这阵法被命名为太和中鼎鹤舞阵,原来是这个原因。

    在棺材的一侧,聚集着两百多人,是寒冬岭的阵法师团队,此刻他们正聚精会神地听着赵惇的安排。

    脚步声传来,赵惇等人都朝着这边看了眼,除了万剑门的人,还有谁会来这里呢?

    大家平日里见得多了,此刻正忙着,只当是没看见,继续着手破阵的重大事宜。

    而寒冬岭众阵法师的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傲然之色。

    因为这场持续千年的破阵竞争,他们终于是占据了上风,将万剑门的阵法师压了下去。

    “不要打扰他们。”

    韩允示意众人不要靠近,静静地在远处观看。

    反正抢在寒冬岭的前面破阵,肯定是办不到,既然如此,不如好好看看别人怎么破阵,从中学习一点东西。

    至于输掉这场竞争的伤痛,也只能暂时埋藏在心里了。

    虽然万剑门众人心情不好,但大家都很有风度,远远站定,不去惊扰了寒冬岭的阵法师。

    陈阳与曾措、周扬并肩而立,传音问道:“那个棺材就是墓葬?”

    “正是。”周扬传音答道。

    陈阳盯着棺材四周的符文,沉吟道:“这阵法……我似乎……”

    “要破阵了。”

    曾措打断陈阳的话,指向棺材前方。

    此刻赵惇已经安排妥当,寒冬岭总共派出一百零八位阵法师,分散开来,围绕巨大的棺材站定。

    剩下的寒冬岭其他的成员,则是往后退到了万剑门的旁边。

    他们不是阵法师,帮不上忙,也就只能旁观。

    见到许庶出现,韩允意外道:“许长老得到消息,前来观看破阵吗?”

    “我此次前来询问进度,正巧赶上了破阵。”

    许庶笑着道,可突然,他的笑容变得有些僵硬,因为他在万剑门的人群之中,看到了陈阳。

    许庶之前还想着,一定要找到陈阳,将陈阳除掉,以绝后患。

    但他没料到,这么快就再见面了。

    若是在别处,他肯定直接出手,将陈阳击杀。

    可陈阳在万剑门的阵营中,也不知道是成了万剑门的弟子,还是别的原因,总之他现在是不能贸然动手。

    “陈阳既然与万剑门众人同行,那么他肯定是去了万剑门的,韩恒朗说没见着他,肯定是为了避免冰云丘国国王的责罚,所以撒了谎。可是,陈阳到底用什么手段,从韩恒朗的手中逃脱?”

    许庶心中疑惑,暗道:“该不会,就连七重圣师,也拿不下他吧?这天赋……也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许庶更坚定,无论如何,也要杀了陈阳。

    至于陈阳是否知道,他暴露陈阳行踪的劣迹,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了。

    韩允见许庶盯着自己后方看,他回头瞄了眼陈阳,问道:“许长老,你认识他?”

    许庶冷声道:“一个自以为是的新晋圣师,之前来我寒冬岭招摇撞骗,被我赶走了。”

    “骗子?”韩允有些意外,又回头看了眼,不明白既然是骗子,为何会与曾措、周扬同行。

    他微微皱眉,对许庶道:“还请许长老明言?”

    见此,许庶便知,陈阳还未得到万剑门的信任,他心里无疑是深深地松了口气。

    但若是让万剑门的人,知道了陈阳越级战斗,三年连升九级的“荒谬绝伦”般的天赋,那还了得?

    只怕万剑门的人,立刻就要把他迎回去,好好地栽培。

    而他许庶想要杀人,就更难了。

    他心思一转,对韩允传音道:“韩长老,实不相瞒,陈阳此子天赋不错,但却为人骄横夸张,且喜好夸大其词。

    之前他来寒冬岭,我也是颇重视他,但却不料,他言语骄狂,且扬言可为我寒冬岭办成任何事情。

    如此言行,真是自傲那么简单吗,只怕是想行骗。

    若非这些年我修身养性,换做当年,这样的狂傲之辈,我当场杀了便是。

    不过,上次我却并未如此做,只是将他驱逐,并告诫他好自为之。

    可没想到,他没骗到我,倒是骗到万剑门去了。”

    闻言,韩允颇为惊讶,传音道:“此子是跟随曾措、周扬二人来的,我却是不知他的底细。如果不是许长老好言告诫,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不知这竟是个低劣之人。”

    许庶传音道:“当时我也不知,如果不是此子言语太过夸张,否则,以他的天赋,我还真就信了他。”

    韩允询问道:“他出现在此地,许长老认为他意欲何为?我又如何处置,方才妥当?”

    “只怕陈阳这贼子,是想染指墓葬中的宝物。至于如何处置,当然是杀……”

    许庶忙打住话头,转头看向巨大的棺材,讪笑道:“韩长老自处即可,我也不便多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