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222.第222章 有心事

222.第222章 有心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龙庭之所以出面,是因为陈阳?!”

    陈铮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从陈伟那里得到的消息。

    他身为陈家大少爷,也只是能联系得上陈伟这个二级队长而已,陈阳居然可以请动三级队长出面,这怎么可能?

    陈铮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沉声道:“陈伟,到底怎么回事,陈阳怎么会认识曾俊超?”

    “听他们说,陈阳在东安的时候,帮过一级队长陆成完成了任务,因此和曾俊超见过一面。”

    只是见过一面,并不是什么特别的交情。

    听到这话,陈铮暗暗松了口气,如果陈阳真和龙庭有密切关系,那他想动陈阳,就必须仔细掂量一下了。

    挂了陈伟的电话,陈铮的面色越发的阴沉,心里恨透了陈阳。

    “眼看就能S`M安柠,这事竟然又被陈阳给搅黄了,哼,我一定要报复你。”

    陈铮暗暗思忖着该如何收拾陈阳,想了一会,他突然目光一亮,眼中闪过狡诈阴险之色,对陈康耳语了几句,把事情安排了下去。

    陈康听完,点头道:“好,铮哥,我现在就去办。”

    “哈哈哈,安宁我现在动不了,但我们陈家的人,我堂堂陈家大少爷,难道还动不了吗?”

    陈铮冷笑一声,对陈康等陈家子弟说道:“等我玩够了那个女人,也让你们玩,一定要把她玩成奴隶。到时候,我还要在陈阳面前干那个女人,看他陈阳能怎么样,哈哈哈……”

    听到这话,陈康等人都是目光中露出贪婪之色,对陈铮说的女人充满了渴望。

    ……

    陈阳和龙庭的人聊了几句,就回到了先前的座位,今天是来见安柠的,怎么也不能把别人一个人晾在那里。

    见他过来,安柠没有再提和陈铮结婚的事情,而是转移话题道:“陈阳,你这次到上京来干什么?”

    陈阳道:“有位长辈生病了,我过来看看。”

    安柠又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东安?”

    陈阳道:“明天吧,和你一起。”

    “和我一起?”安柠苦笑了下,摇头道:“我是不能回东安了,家族已经对我下了禁足令,我必须留在上京,等着和陈铮结婚。”

    这话刚说完,安柠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是她的父亲打来的,她心里顿时一沉,对陈阳道:“看,我爸在催我了。”

    说着,她接通了电话。

    “安柠,你可以回东安,继续管理你的安氏集团,三年之内,你不用和陈铮结婚。”

    听到这个消息,安柠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她又看了眼手机,对呀,的确是父亲打来的,也是他的声音。

    回过神来,安柠问道:“爸爸,到底怎么回事?”

    “我还想问你呢,龙庭的人出面,把你和陈铮的婚事暂时压了下来,陈家那边也搞定了。”

    龙庭,他们怎么会帮我?

    安柠心里满是疑惑,又和父亲说了两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原本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要完蛋,却突然得到这样一个消息,虽然三年之后还得面对陈铮,但到时候会怎样,谁又知道呢。

    此刻安柠是心情大好,犹如从地狱上了天堂,一扫脸上的阴霾,恢复了精神头,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她看向陈阳,心头暗道:“难道龙庭的人,是因为他,才出面帮我?”

    就在安柠如此想的时候,陈阳明知故问道:“这么开心,你笑什么呢?”

    不是他?

    安柠愣了下,道:“有人出面,把我和陈铮的婚事压了下去,三年之内,我不用再面临这个问题了。”

    “噢,那可真是太好了。”陈阳故作惊讶,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就一起回东安吧。”

    “好。”安柠点了点头,狐疑地看向陈阳,忍不住问道:“这件事情,真的不是你解决的?”

    陈阳笑道:“我哪有那个本事,本来打算把陈铮直接杀了,现在看来他是捡了一条命。”

    见陈阳不像说谎,安柠却是越发的怀疑这件事就是他干的。

    因为事情解决,这顿饭两人吃得非常开心。

    吃完后,两人订了第二天的机票,然后到酒店开房住了一晚。

    当然,他们开了两间房,并没有住在一起。

    其实安柠的内心里,默默的希望陈阳能够在开房的时候,告诉柜员只开一间,倒不是她想和陈阳啪啪啪,而是她希望看到陈阳对自己的态度。

    不过陈阳却没有开口,她也不好意思说,最后两人只得分开睡。

    第二天两人坐飞机回到东安,陈阳把安柠送回盛世华府之后,他就回了四合院。

    因为是下午的缘故,叶以晴出去执勤了,关兮月在医院上班,柳雉翎则是去了省艺术中心和一位老舞蹈家见面,家里只有苏子宁一个人。

    陈阳进屋的时候,苏子宁正在绣着旗袍。

    苏子宁自己穿的旗袍,都是她自己做的,有时候做得比较多,就会拿出去卖给旗袍店,旗袍店再卖给其他人。

    “子宁姐。”

    陈阳叫了声,苏子宁似乎有些走神,一个不慎,绣花针扎在了手指头上,鲜血流下来,把蓝色的旗袍染上了红色。

    苏子宁却是没在意这点小伤,抬头看向陈阳,微微一笑道:“陈阳,回来了,乔老爷子的病情怎么样?”

    陈阳道:“遇到了一位神医,已经给他治好,没什么大碍了。”

    “噢,这样就好。”苏子宁点了点头,接着道:“黛寒呢?怎么她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陈阳坐到苏子宁的旁边,瘪了瘪嘴:“她回来干嘛。”

    “她是你的未婚妻,和你住在一起,也在情理之中呀。”苏子宁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转头看向陈阳,正色道:“陈阳,你的年龄也不小,是时候处对象了。我们对黛寒知根知底的,而且她也是个好女孩,恰好你们又有婚约,你可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

    陈阳无奈道:“我说子宁姐,怎么你说得我好像没人要似的呀。”

    “你不是没人要,我只是希望能看到你定下终身大事。”苏子宁怅然道,眼中闪过一抹哀伤的神色。

    见此,陈阳知道苏子宁肯定有心事,问道:“子宁姐,怎么了,有什么事你给我说。”

    “没什么。”

    苏子宁笑了笑,将没绣完的旗袍收起来,朝着里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