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蹲在墙角种蘑菇 > 第54章 无关番外

第54章 无关番外

推荐阅读: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银狐续南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晋江,jjwxc,独家发表

    ,一,

    毛丹生平有两恨。

    一恨自己的名字,被人各种起外号,二恨被人称为“小护士”,总让人联想到女性必备日用品牌。

    毛丹是军区总医院妇产科的护士,芳龄正好。

    打她一出校门,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就开始对她围追堵截,生怕她嫁不到好人家。

    毛丹宁可躲在医院环境恶劣的宿舍,也不愿搬回家去住。

    妇产科偶尔忙起来人仰马翻,可大多时候还是很清闲的,毛丹觉得眼下日子没什么不好,自己养得活自己,何必去随便依附一个男人呢?

    毛丹工作时间久了,难免有点职业病,特别是见识了许多被欺骗被祸害的姑娘们,那些不负责任只顾自己爽歪歪的男人,毛丹恨不能把他们拉去断子绝孙,让他们再也没法兴风作浪!

    毛丹喜欢有担当的专情好男人,可遇见的,不是被人捷足先登了,就是渣得天怒人怨。

    (二)

    有一个同批进科室的同事结婚,毛丹顶了她的班,连轴转地忙了两天,累得她站都快站不稳了。

    好不容易熬到临下班,毛丹刚要去换衣服吃饭,就见一个年轻男人慌慌张张地冲进来,怀里抱着一个陷入昏迷的女人,边跑边大吼着喊救命。

    毛丹看到从臂弯软软垂下来的双腿,被鲜血染得惨不忍睹,当即把人领去手术间,边走边打电话喊来医生。

    一番忙碌,肚子里的宝宝是保不住了,医生摘下口罩叹道:“以后都难再怀上了,这年头……年轻人真是不懂得自尊自爱!”

    毛丹洗了手出来,男人还坐在外面,满头满脸的汗,衣服全是血迹,却丝毫没有察觉般,脸上写满了懊恼焦急。

    见到毛丹出来,男人黯淡的双眼陡然间光芒大盛,立马冲上前追问:“怎么样了,她现在怎么样?”

    毛丹心里厌烦至极,忍不住奚落道:“这么着急,早干嘛去了?孩子没了!以后都不太可能怀得上!”

    男人脸梢一白,晃了晃身子,哐唧,一头砸在了毛丹身上。

    毛丹顿时黑了脸,艰难地撑住他怒吼:“快来个人——”

    又是一番兵荒马乱,毛丹总算熬到下班,回到宿舍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

    (三)

    难得休班,毛丹被父母抓回家相亲,对方是姑父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据说小伙子长得俊朗高大,工作稳定,为人很好。

    毛丹被逼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去了,一见面顿时沉了脸,果然高大啊……那天晕在她身上,差点被他砸死!

    “是你?”毛丹嘲讽地笑笑,漫不经心地开口,“我姑姑他们也太不靠谱了!”

    男人好脾气地笑起来:“只听说是小护士,没想到是你……这还真是缘分!”

    “别别!”毛丹一副敬谢不敏的样子,摆手道,“和你有缘分的姑娘连孩子都保不住了,现在还在医院里头躺着……我可不敢跟你有什么缘分!”

    男人愣了愣,张了张嘴刚要说什么,就被毛丹毫不客气的打断了。

    “我不喜欢拖泥带水,坦白说了吧,我对你没兴趣!”

    毛丹压根不给对方解释的机会,连名字都没有互相告知,站起身就走:“对不起,我跟渣男无话可说!”

    毛丹回家就抱怨了一通,虽然她对相亲没报什么希望,可也别什么人都塞给她啊!

    毛丹这回占足了理,霹雳巴拉的一通话,说得爸妈总算暂时熄了给她相亲的心。

    毛丹乐得轻松,回去上班,连带着看到相亲渣男,也没再甩脸色给他看。

    那天送来的女人叫林清初,毛丹端着医疗盘去给她挂水,还没碰到她的手,就被一把挥开,器械稀里哗啦落了满地。

    “哟,你这是跟谁较劲儿呢!”

    林清初一脸木然,冷冷开口道:“你不要管我,让我去死!”

    毛丹见多了这种被骗心骗身后要死要活的姑娘,当下语重心长地劝道:“你自己都不爱惜自己,又怎么指望别人爱你!你还算好了,起码你男人还有点良心,那天把你送来,吓得他当场晕过去……”

    毛丹说着说着,有点底气不足,要是有良心,就不该在自己女人还躺在病房的时候跑去相亲!

    林清初鄙视地瞪了她一眼,嗤笑道:“他又不是我男人!”

    毛丹这倒是惊奇了,难不成是兄妹?

    林清初想必是多日苦楚无法宣泄,居然对着毛丹哭诉起来。

    “……他走了,我为他付出那么多,他居然说走就走!他要考研读博,不能要孩子,我就不要,他说事业起步没精力,孩子都三个多月了,我毫不犹豫地听了他的话……我处处为他着想,那么多年的感情竟然比不上一个公派的名额!现在我再也不能有孩子了,我什么都没了……”

    毛丹从她颠三倒四的话里听出了几分名头,原来那个送她来医院的男人不是罪魁祸首,而是缺心眼的烂好人!

    (三)

    相亲男叫周家和,和林清初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多年暗恋未果,半路被自己好兄弟截了和,本以为自己默默退出成全一对佳偶,却不想自己兄弟人面兽心,攀上富家千金就移民了。

    林清初怀有身孕,承受不住打击差点一尸两命,是周家和即使发现,才救回了她一条命。

    毛丹不由唏嘘,周家和这样的男人,也算得上专情了,怎么就没和他早点遇上呢!

    毛丹刚出来就碰上他,不由有点尴尬,讪讪地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啊,我误会你了……是我没搞清楚状况……”

    周家和愣了愣,随即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温声道:“没关系的,我没往心里去!”

    周家和果然跟姑姑说的一样,俊朗高大……浓眉如墨,眼神清亮,更难得的是,人品没话说!

    真是可惜了……

    毛丹不无遗憾地转身,就听后面周家和喊道:“对了,毛丹小护士……”

    你才小护士,你全家都是加长夜用小护士!

    毛丹脸色一黑,凶神恶煞地扭过头,人品好什么的,一定是自己昏了头!

    周家和关切地问:“林清初情况还好吗?她不愿意见到我,我怕惹她不高兴,不敢去探望她……”

    毛丹看着他认真道:“请叫我护士小姐!”

    周家和面露茫然。

    毛丹的小心脏突然不受控制地猛烈收缩,强自镇定地道:“病人情绪不稳,不配合治疗,我建议你通知她的家人!”

    周家和苦恼地皱起了眉,犹豫许久才小声请求道:“那……能麻烦你打电话通知下她的家人吗?我、我不太方便……”

    毛丹点了点头记下号码,举手之劳而已。

    有家人陪伴,周家和来得就很少了,毛丹好几天不见他人,居然忍不住有点遗憾。

    林清初很快就要出院了,周家和总算在她出院之前出现。

    那时候天色已经很晚,医院规定的探视时间早就过了,毛丹值夜班刚要休息,周家和就从楼梯口转了出来。

    毛丹指了指墙壁上的告示牌:“你明天再来吧!”

    周家和怀里抱着束花,苦笑道:“能不能通融一下,明天她出院,太多人在场我……”

    毛丹奇了:“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啊?她这样又不是你害得,你不是她救命恩人吗?”

    周家和显然是忙完了匆匆赶过来的,脸上满是倦意,靠在护士台前叹道:“我有责任的,当初若不是我,他们两人也不会在一起……林清初就不会落到如今地步!”

    毛丹很不认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跟你有什么关系!”

    周家和沉默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许久才望着毛丹请求道:“我想去看看她,我保证很快离开……”

    毛丹心里酸溜溜的,可看着这个连求人都不太会的大男人,窘迫地在她面前低下头,就忍不住心软了。

    “十五分钟!”毛丹在心里重重叹气,“十五分钟内你必须走人!”

    周家和大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激动,居然一下子抓住毛丹的手,宽厚温热的掌心贴着毛丹微凉的手背,那让人心安的温度浸入皮肤,一下子熨帖到了心底。

    这种情绪来得太过莫名其妙,以至于周家和兴冲冲地离开许久,毛丹还有些怔怔的反应不过来。

    周家和很快就从林清初的病房中出来,毛丹一瞅他的面色和手中没能送出去的花,就知道两人铁定不欢而散。

    毛丹居然隐隐松了口气,看到周家和经过垃圾桶要把花丢了,连忙喊道:“别扔,可惜了!送给我吧,就当……我让你探视的贿赂吧!”

    周家和艰难地笑了笑,帮着她往瓶子里灌上水,然后把花插入瓶中,摆在护士台上。

    周家和突然道:“明天有空吗?我请你吃饭,感谢你多次帮忙!”

    毛丹一愣,笑着摇摇头:“不用啦,你不是送花给我了吗……”

    “你明天几天下班,我等你!”周家和很坚持,“希望你能赏脸!”

    毛丹眼神微动,点头答应下来。

    (四)

    周家和是个很细致的人。

    毛丹和他并不熟,可吃饭过程却一丝不自在都没有,周家和很懂得照顾人,而且不露痕迹,让人觉得很舒服。

    一来二往,毛丹跟周家和慢慢聊开来,才发现他并不像表面那样木讷,只是有些……闷骚,不懂得表达,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让林清初当初被人半路截走。

    毛丹十分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好姑娘有的是,你干嘛这么认死理呢,她想怎么样是她的事,跟你没关!”

    周家和眼睛一瞪,摇头反对:“怎么能这么说?到底有那么多年的情分在,她出了事,我当然得帮着她点!”

    毛丹嚼着嘴里的糖醋小排,突然就觉得酸得难以下咽。

    一定是醋放得太多,糖忘放了!

    周家和给她杯子里添了点饮料,叹气道:“不说她了……我听表舅说你喜欢看动画片,最近迪斯尼有新片上映,吃完了我请你?”

    周家和的表舅就是毛丹的姑父。

    “我姑父怎么什么都跟你说啊……”毛丹小声嘟囔一句,情绪有些低落,没精打采地拒绝,“我有些累了,想回去休息,改天吧!”

    周家和眼神一亮:“说定了,改天我来找你!”

    周家和的眼睛很漂亮,像是工笔素描一般,带着古典山水的韵味,缱绻而透彻,可眼眸却是如墨般深沉,黑亮惊人,让毛丹忽然不敢正视。

    心倏然沉沉浮浮触不到底,那种四处飘零的空落之感,让毛丹涌上了莫大的恐惧。

    因为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地砰然而动。

    吃饭的地方距离医院宿舍很近,饭后周家和礼貌地将人送到楼下,看着毛丹上了楼才慢悠悠离去。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毛丹隐在黑暗中,默默地目送着楼下的周家和消失,心脏倏然就闷闷地疼起来。

    原来真的有相见恨晚。

    毛丹坐在窗下怔怔地想,为什么会相遇,既然要相遇,为什么不在合适的时间里。

    少女情怀总是诗的年纪里,她也幻想过一见钟情,想象着千万人中遇见一个他,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好而已。

    可她终于迎来这样一场相遇,却如此的不合时宜。

    (五)

    毛丹突然跑回家,吓了父母一跳,特别是她转了性般主动要求相亲,更是让恨女不嫁的毛妈喜极而泣。

    毛丹开始疯狂相亲。

    毛妈拿了厚厚一打资料喜滋滋地供她挑选,让毛丹颇有种古代帝王选妃的感觉,漫不经心地翻了翻,丢开一边说:“妈您看着帮我定吧!”

    毛丹走马观花般,有时候一天能见三五个对象,除了上班,就是和形形j□j的男子吃吃喝喝聊聊天。

    毛丹长得挺漂亮,盘整调顺的小姑娘,在全国数一数二的医院里做护士,自然不愁找不到好对象。

    可就是没有一个人,能像周家和般如此轻易拨动她的心弦。

    毛妈很着急,相了那么多青年才俊却没相中一个。

    毛妈拉着她愁眉苦脸地问:“这么多小伙子都挺不错的,怎么就没看上眼的呢?毛毛啊,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毛丹想也没想,随口答道:“个字高一点的,温柔体贴一点的……唔,不用帅得多么天怒人怨,眉眼长得漂亮就成!”

    毛妈瞟了她一眼,又一眼,鬼鬼祟祟地扒着她耳朵问:“闺女啊,你是不是有喜欢的男生了?”

    毛丹动作一顿,干干笑道:“没有,妈你想多了……”

    知女莫若母。

    毛妈一看她的脸色就知道自己猜对了,眉开眼笑地追问:“哎呀,喜欢就大胆追嘛,妈妈支持你!不管对方怎么样,只要对你好,妈妈都不反对的!”

    毛丹捂着耳朵倒在床上,哀求道:“妈我求你了,别瞎说了……我要真有喜欢的人早就把他抢回来了!”

    毛妈拍了她一记,严肃认真地叮嘱:“毛毛你放心,要是你拿不下他,就跟妈说,妈妈出马,绝对帮你们撮合成!”

    怎么撮合成?

    毛丹把脸埋进枕头,鼻子一酸,突然就有想哭的冲动。

    周家和心心念念的小青梅,就算被糟蹋得人不人鬼不鬼,依然毫无怨言地守在她身边,甚至林清初连名字都比她的靠谱……她拿什么跟人家抢?

    毛丹难过得生起了怨恨,都怪周家和,扰乱了她平静宁和的生活,让她的世界翻天又覆地。

    床头橘色的灯光暖暖地亮着,却给不了她一夜安眠。

    以前的静好年华不复存在,生命中有过那样一个人的印记,又怎能视而不见。

    可是才动心就要努力割舍。当时只道是寻常,可如今真的将他摒弃在自己的世界之外,才明白早已刻骨铭心。

    现在要怎么办?遇见的每一个人,都不如周家和好。

    毛丹觉得悲哀至极,怨周家和带走了自己的安然岁月,连春风都吹不绿杨柳岸,从此到处沙漠飞扬,苍白寂寥。那些寂寞的风掠过荒原,刮起的全是浓重的不甘……

    (六)

    周家和再约见毛丹的时候,就得到了百般借口。

    毛丹的疯狂相亲之路依然继续,即便明知无果,却依然乐此不疲。

    值夜班的时候送来一个急诊产妇,子痫,再加上路上耽搁,忙了一晚上还是没抢救过来,一尸两命,毛丹心情糟糕到了极点,站了一晚上,从产房出来天都大亮了。

    病人家属痛哭流涕,不管医生护士们怎么安慰都听不进去。

    一夜间老婆孩子全都没了,毛丹同情他的遭遇,倒了杯水递到他的手里。

    大清早是医院最忙的时候,交接班、查房、配药、安排手术……科室所有人都匆匆忙忙地做着自己的工作。

    毛丹累得双腿发软,打着哈欠往更衣室走,准备下班回宿舍睡觉,刚出护士站,迎面冲过来一个男人,双目赤红,癫狂地挥舞着拳头。

    毛丹吓傻了,头脑一懵忘了躲开,兜脸一拳砸得她踉跄着跌倒在地,眼前一黑,尖锐的酸疼让她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流。

    “我要杀了你们!是你们害死了我的老婆孩子——”

    毛丹眼冒金星,闭着眼等待更多的拳脚落在身上,幸亏有人及时把患者家属扭住,毛丹心里一松,再也撑不住晕了过去。

    昏迷前朦朦胧胧听到熟悉的声音,惊慌失措地喊着她的名字,语气里是浓浓的心焦疼惜。

    可是……怎么可能呢?

    周家和的心疼怜惜,不是全给了小青梅吗?

    毛丹就是疲劳过度之下被打得懵过去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睡了一觉挂点葡萄糖,很快就醒转了过来。

    毛丹微微一动,只觉得鼻子酸疼入骨,牵扯到泪腺,顿时哗啦啦往下流眼泪。

    “别动!”毛丹的手被按住,温柔的男声轻问,“要不要喝点水?”

    毛丹讶异地扭过脸,就见周家和挽着袖子,倒了杯水,插上吸管,然后轻柔地托着她后背让她靠在胸前,捏着吸管递到她嘴边。

    “温度正好,我试过了!”

    毛丹一边吸溜着水,一边眼珠子滴溜溜地转,瓮声瓮气地问:“你怎么来了?”

    周家和看她不喝了,将杯子随手放到床头柜上,却好像忘记将她放开了般,搂着她说:“我约你总是没时间,正好路过,顺便上来看看你……没想到来晚一步,还是让你受伤了,对不起!”

    毛丹靠在他的胸前,只觉得说不出的安心。

    周家和的胸膛硬邦邦的,双臂有力强健,靠的近了,能闻到他衣服上洗涤剂的淡淡味道,有着年轻男人清新的干净气息,让毛丹熏熏然的,觉得脑袋更晕了。

    毛丹抽出手想摸摸酸疼的鼻子,才发现周家和一直握着滴管,用掌心的温度温暖着流入血管的滴液。

    毛丹慌乱地从他怀里坐直,离开宽厚胸膛的刹那,心里说不出的失落,生涩地转移话题道:“啊,最近比较忙……对了,我鼻子怎么了?”

    周家和面上遗憾之色一闪而过:“哦,你们主任说,你鼻梁骨骨折,她放你几天假让你好好休养!”

    毛丹惊喜地转过头:“真的吗?啊哈哈哈哈——太好了,一拳换几天休假,太值了!”

    周家和点头:“这下你有时间了,我可以请你看电影了吧?”

    毛丹:“……”

    好歹周家和关键时刻救了她,又这么忙前忙后地照顾她,毛丹不好意思再拒绝,稍一犹豫大方道:“我请你吧,正好感谢你救命之恩!”

    周家和垂下眼细细沉吟,慢吞吞开口:“不,我请你!救命之恩……你还是用别的方式感谢好了!”

    毛丹也不在意,反正不管是吃饭还是看电影,她奉陪就是!

    正说着,毛丹肚子一阵咕噜,尴尬地笑了笑:“一晚上没吃东西,我饿了……”

    周家和站起身,笑容温和,如春花绽放,突然伸手撩起她脸边一缕头发,温柔地别在她耳后。

    “我去给你买吃的!”

    毛丹捂着扑通扑通的小心脏,满脸通红,只觉得双颊比饱受重创的鼻子还要**辣。

    毛丹无限娇羞地捂脸,伸手够到手机,打开摄像头对着一照,霎时笑容僵在面上。

    青紫红肿的鼻子塞满了黄黄的纱条,鼻梁上层层贴着白j□j用胶布……原本还算清秀的脸顿时如得了鼻炎的猪头般,滑稽可笑!

    毛丹悲怆地大吼,牵扯到伤口顿时鼻子眼睛一热,挂着宽面条泪,默默地抽出纸巾擦去鼻血。

    (七)

    毛丹受伤在家,终于停止了漫无尽头的相亲,每天跟周家和你来我往地煲电话发短信,忙得不亦乐乎。

    毛妈喜不自胜,追着女儿八卦:“你和那个男的怎么样了?啥时候带人回来见见……要不跟亲家一起吃个饭,咱一起挑个好日子把事儿给办了?”

    毛丹忍无可忍,打断她的絮絮叨叨,无奈地说:“妈,我和他……就是普通的朋友!你瞎琢磨什么呢……”

    毛妈嗔怪道:“臭丫头,跟你妈还遮遮掩掩的!瞧你小脸红的,一天到晚傻乐呵,明明就是恋爱了嘛!”

    毛丹一愣,默不作声地转身回房。

    她怎么差点就忘了呢,周家和心里还有朵白玫瑰,明月光一样牢牢占据着他的心,她这抹半路杀出来的蚊子血,居然得意忘形地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毛丹在家休养得差不多了,搬回了宿舍,从医院拆线出来,就看到周家和等在门口,笑眯眯地望着他。

    大概是阳光太好的缘故,照得周家和的笑容是那样耀眼,竟让毛丹觉得眼睛酸痛起来。

    “伤口没事了吧?”周家和凑近她的脸仔细看了看,呼吸相闻,笑了笑高兴道,“好很多了,我们去看电影庆祝下吧?”

    毛丹想了想答应。

    迪斯尼的动画片,在场的不是年轻情侣就是小孩子,跟着夸张的剧情捧腹大笑。

    毛丹也在笑,笑得控制不住,眼泪都笑出来,一边泪流满面,一边笑得不能自已。

    周家和沉着脸,默默地递给她一张张抽纸,一句话也没有说。

    总有曲终人散的时候,不管电影多么引人入胜,也不可能一直演下去。

    就像这场注定没有结局的相遇,不管这一切有多么美好,总有梦醒的时候。

    两人一路无言,楼下分别的时候,毛丹突然抬起头,双目定定地望着他,眼神中流转着无法言说的留恋,深深刻画着他线条雅韵的漂亮眉眼。

    “周家和……”毛丹认真地喊着他的名字,“再见!”

    这次是真的再见。

    她不是勇敢的女孩,耗不起年华去等待,明知道结局无果,便连争取都不敢尝试。

    相遇太短,遗忘太长,等待是那样奢华的一件事,她承担不起。

    周家和,若是时光倒转,我一定在最美的时间,早早找到你,赶在所有人之前,和你制造一场最美的邂逅。

    (八)

    毛丹将周家和的电话设置为拒绝来电,短信不回,直接删除,请了年假跑到邻市找朋友玩。

    优美的风景区,因为是旅游淡季,人并不多,更多了原生原态的滋味。

    余光中曾经说过,当我们遇见极致的美丽,感动就是唯一剩下的情绪。

    毛丹站在山巅俯视郁郁葱葱的林海,极致的震撼中,唯一想到的,是把满心的感动与周家和分享。

    一晃眼半个月过去,毛丹满身疲惫地拖着行李回到家,连口水都没喝,就在爸妈一叠声的追问下抱头逃跑。

    不过是短短十几天,毛丹走在熟悉的医院里,居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可看到楼下等着的高大身影,一如以往每一次约会,又觉得自己好像从未离开过。

    周家和显得有些憔悴,这些日子他天天站在楼下等人,连宿舍管理阿姨都和他熟悉了。

    毛丹沉默上前,涩声问:“你怎么在这儿?”

    周家和若有似无地叹了口气,轻声道:“我找不到你了,只好在这里等……还好你回来了!”

    毛丹若无其事地笑笑:“这年头工作不好找,我不回来能去哪儿!”

    周家和皱了皱眉,不解地问:“你为什么要躲开我?”

    “你想多了,我只是去旅游了……”

    “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短信?”

    “周家和!”毛丹认真地看着他,“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为什么?”周家和愕然,“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毛丹摇摇头:“没什么,我很忙,没空陪你玩……”

    “谁跟你玩了!”周家和急了,声音都提高不少,“你、你总得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你没错!”毛丹大声道,“错的是我!我不该喜欢你的!你有青梅竹马的林清初,我不想越陷越深……”

    毛丹剩下的话被堵在了嘴里,唇上是灼热的温度,周家和捧着她的脸,狠狠地吻着她,用着与外在不相符的强势,攻城略地,霸道地与她唇舌纠缠。

    毛丹全身僵住,瞪大了双眼,唇上传来的微微刺痛告诉她不是做梦,脑海中一片空白,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了相帖的双唇。

    不知过了多久,周家和微微喘息着放缓动作,亲昵地吮着她的唇角,低低沉沉地笑起来。

    “还记得你说过的吗?”周家和凑在她耳边,呼出的热气轰一下熏红了毛丹的脸。

    “什么?”

    “救命之恩……”周家和愉悦地笑起来,意味深长地说,“你欠我一个‘以身相许’!”

    毛丹熏熏然的脑子勉强抓住一丝清明,推开他少许,疑惑不安地问:“可是,你的青梅……”

    “从来就没有什么青梅竹马!”周家和亲了亲她的头发说,“清初是我的朋友,当年是我把他介绍给我同学认识,后来害得清初那么可怜……我对她,只有内疚而已!”

    周家和笑了笑,深深看进她的眼里:“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见你,明明那样瘦瘦小小的女孩,却有那么大的勇气嫉恶如仇……虽然被你骂了个狗血淋头,我却觉得你那样可爱!”

    周家和眼神蓦地如水般温柔:“我费尽周折安排了那场相亲,打听你的喜好,一步步接近你……丹丹,那是因为我喜欢你!”

    乌云散去,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流水般照进毛丹的心底。

    “周家和!”

    “嗯?”

    毛丹灿烂一笑:“找个日子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