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宦臣之女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w.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樱荔目瞪口呆的望着他,“还要摸脸啊……”

    顾行之一本正经的说,“那是自然,要是尺寸不合适,你根本就戴不上。”

    樱荔很为难,顾行之说的很有道理,可是她一个大姑娘,让一个男人仔仔细细摸自己的脸,这样真的好吗?可是她端倪顾行之的表情,世上真没有比他更大义凛然的人了,那副样子哪里像要吃她豆腐啊,简直是让他摸自己的脸是委屈他了一样!

    樱荔把扭捏埋在心里,面上是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顾行之看了直想笑。他捧住她的脸,少女的皮肤细腻又白洁,比最上等的羊脂玉还要光华,巴掌大的小脸,两手就可以完全包住,她脸颊的骨骼没有什么棱角,下巴比他想象中尖,看来是因为脸颊有肉所以才圆润了下巴的线条,他的手游移到她的天庭处,饱满又丰盈,是最有福气的长相,怎么可能像那个和尚说的“命小福薄”呢?

    樱荔的皮肤像是着了火,整张脸都在发热,她尴尬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好没话找话说,“人皮面具真的是用人皮做的么?”

    “是用树脂。”顾行之道,“怎么,用人皮你就不敢戴了?”

    樱荔刚要说话,顾行之便伸出一根手指去描摹她唇上的轮廓,这个举动太过暧昧,樱荔抬起眼皮看他,他平静的回视着,手指在她的下唇正中按了按。

    他这一按,樱荔全身发麻,顾行之的脸在眼前放大,距离近的挪动半寸都可以吻到他,樱荔脑子已经不会思考了,她想,如果顾行之真的又吻她,她可能不会拒绝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当口,顾行之及时抽离了身子,背过身,深吸一口气,刚刚一瞬间差点又失控了。

    虽说他亲自动手来丈量她的脸是有自己的私心,可是若是真情不自禁亲上去,那真的成占她便宜的登徒子了。

    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不想她真的当他是个吃豆腐的小人,谁不愿意在心爱的人心里留下个好印象呢。

    他安慰自己,反正也不是没亲过,这一次,就先忍过去吧。

    顾行之和樱荔承诺,只要素梅制作好人皮面具,他立刻就放她走。

    可是接下来几天,顾行之根本就没和素梅提起这件事,他已经好几天没见过素梅了,一则是他白天要忙着处理公务,业余时间也要去多看樱荔几眼,根本脱不开身,二则上次两个人闹的委实不愉快,顾行之并不想和她低头,不是每个人都值得她低头的。

    可是这一日,顾行之在书房处理公务,小锦端进来几样茶点,顾行之抬头看了一眼,见这点心做的花花绿绿,一定是樱荔喜欢的,于是便道,“给甘兰院送过去。”

    樱荔这几日仍然住在甘兰院,只是这次不是关押,是两个人达成的一种特殊的默契,樱荔也不想乱跑给顾行之惹麻烦,所以通常是把自己关在院里,从不随便走动。

    小锦“哦”了一声,脚下却不动,顾行之发现异常,见他扭扭捏捏的样子问他,“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有事儿?”

    小锦鼓足勇气,“主家,你能不能去看看素梅姐姐,她病了……”

    顾行之又低下头,漫不经心道,“你这几天不是没事儿就往那跑么。”

    小锦带着几分哀求的声气说,“主家,素梅姐姐给你的信你看了吗?”

    “没看。”顾行之猜测那信里肯定是劝他远离樱荔,所以他根本就不耐烦看,“你下去吧。”

    小锦见顾行之态度坚决,知道顾行之是真的生素梅的气了,只好欲言又止的退下,转而去求樱荔。

    “樱荔姐姐,求求你了,你叫主家看看素梅姐姐吧。”小锦就差给樱荔跪下了。

    樱荔觉得自己帮素梅求情会显得很奇怪,好像她真的是顾行之的什么人一样,所以不肯轻易应允小锦,“我说话他也不一定听的,他想去自己会去的。”说完这话,她觉得有点没人情味,好歹当初自己*后,素梅好言开解了她一番,对她也算有恩了,于是又补了一句道,“要不……我去看看素梅姐姐吧?”

    小锦马上就否决了她这个想法,看她那一脸纯良无害的样子,埋汰道,“你?你是真傻还是真笨啊?你们俩是情敌!素梅姐姐病的这么严重,你跑她眼前晃悠想气死她啊?”

    “……素梅姐姐喜欢顾大人?”樱荔被小锦点醒了,她先前只是觉得温婉的素梅和孤高的顾大人很相配,但没想到这两个人还真有一个动了心思,小锦的话有道理,自己确实不适合出现在素梅面前。

    “可是……你不是喜欢素梅姐姐吗?那你和顾大人岂不是也是情敌?”

    小锦提起这件事就很丧气,他虽然行事莽撞,但是也算心明眼亮,仿佛天生预感特别准一样,谁是什么样的人,谁对谁是什么样的心思,他看的格外通透,所以这些年来素梅看向顾行之的爱慕眼神顾行之不一定注意到了,但是小锦可是尽收眼底,好在他心眼好,不善嫉妒,就算心生妒意也不会迁怒于人,更不好因为嫉妒生出不好的念头。

    美的事物让人有追求的冲动,但若是求而不得,他更愿意静静的守护这种美。

    樱荔听了小锦这一番话,忽然对这个毛头小子生出无限钦佩来,“你说的很有道理啊,我觉得我要向你学习。”

    季游已经和她没有缘分了,他有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她又何必纠缠他陷他于不义呢?也就是这一刻,她彻底打消了离开顾行之后投奔季游的念头,也许,他更应该把季游这个人忘记。

    为了报答小锦,樱荔决定去成全小锦的这一片心。

    她又端着花花绿绿的茶点去推开顾行之的房门。顾行之以为是小锦,头也不抬便道,“不是说了晚饭之前不用来换茶么,你怎么——”

    “打扰你了么?”樱荔探个脑袋进来,顾行之见是她,后半句话立马咽了回去,转而换了个和缓的面貌,“怎么会,正好我也累了,正打算歇着。”

    小锦在门外偷听,心中对顾大人这种差别待遇批判了千万遍。

    桌案后的顾行之站起来,招呼樱荔坐下,见他吩咐送去的点心一口没动,便问樱荔,“你不爱吃吗?”他自己是不爱吃甜食,可是她喜欢,所以他特地换了个厨子。

    樱荔嘿嘿一笑,拿起块自己最爱吃的绿豆糕递给他,“不是,我过来和你一起吃。”

    顾行之受宠若惊,甚至都忘了接过来的是他最讨厌吃的点心,情不自禁的就放进嘴里,也尝不出什么味道,反正看见她,从心里到嘴里都是甜味。

    樱荔看顾行之今日心情不错,铺垫也够足了,便开口道,“顾大人,听说素梅姐姐病了啊。”

    顾行之这才明白是小锦请她来当说客,而她为什么会帮小锦呢,难道是着急人皮面具的事,又或是急着离开,他想着想着就有点不高兴了,“已经派人送药过去了。”

    “那怎么能一样呢,人生病了很脆弱,最需要在意的人的关怀。”樱荔道,“我小时候生病的时候,特别希望义父能赶回来看我,为了让义父多看看我,我总是故意不吃药或者把药倒掉,我病得重了,义父就能回来了。”

    顾行之有点可怜她,无父无母的小姑娘,只有个一年来看她一次的义父,为了见他不惜糟蹋自己的身子,若比起悲惨,其实她比他好不到哪里去。

    “除了你义父,你以后想见谁,我就算绑也把他绑到你面前。”

    如果想见的人是他该有多好。顾行之想,如果自己能成为她重要的人,那他巴不得天天黏在她身边。

    樱荔被他的话逗笑了,心里也是暖洋洋的,“不要以后,我现在想求你去看看素梅姐姐,好不好?”

    顾行之挑眉问她,“凭什么你求我,我就要答应呢,你是我心爱的女子么?”

    来了来了,她最怕引起的误会发生了,虽然事先想过这种情况,可是他问起来时,她还是不知道怎么应答,“顾大人,你怎么总这么说话呢……”

    “你承认,我就去。”顾行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我不止一次说过我对你的感觉,我没逼你喜欢我,我只是想让我的喜欢得到你的认可。”

    樱荔被他噎的说不出话,看他那不依不饶的架势,不给他一个答案他是不会善罢甘休,她涨红着脸,轻轻地“嗯”了一声,心里腹诽:还有这样的人,逼着别人承认被他喜欢。

    顾行之嘴角翘起来,就像个讨到糖果吃的小孩子一样,脸上写满了得意,他的嘴角绽开了笑意,樱荔还没见他这样笑过,没有故作老成持重,就像个平凡的年轻人一样,当真是朗朗如日月入怀,樱荔的心也漏跳了几拍。